2012-05-26

2012-05-24

《美国之音 - 时事大家谈》陈光诚事件对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的启迪 (视频)

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进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寻求庇护,然后辗转抵达美国的过程充满戏剧色彩,期间得到中国国内以及国际维权人士、人权团体以及美国政府的大力协助。

今天的嘉宾是美国之音记者叶兵和独立撰稿人曹雅学女士。曹雅学女士是帮助陈光诚脱离险境的许许多多热心人士中的一位。我们请她来到美国之音的时事大家谈节目,谈谈她为什么如此关心陈光诚事件,为什么要帮助陈光诚,以及陈光诚事件对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的启迪。

1/2



2/2



原文链接

陈克贵与陈光诚的合影 (via @lvshi798 )




律师刘卫国 @lvshi798 在推特

2012-05-23

自由亚洲:陈克贵妻子网上诉冤声援者续受压(视频)

2012-05-21

陈光诚对被控故意杀人的侄儿陈克贵非常忧心。陈克贵的妻子首次打破沉默,在网上呼吁关注其丈夫的安全。而声援陈光诚的人士继续受打压。(姬励思报道)



一直无露面的陈克贵妻子刘芳,在网上呼吁外界关注其丈夫的安全。刘芳在一段视频中投诉当局阻挠家人委托的律师与陈克贵会面。又强行为他指派两名官方律师,她非常担心丈夫的安全。

刘芳说:“我现在非常担心他的安全,我继续委托丁锡奎及斯伟江律师作我丈夫的律师,强烈要求公安机关让丁锡奎及斯伟江律师能够会见陈克贵,我希望这段视频能够公开。”

陈克贵律师团成员之一,山东律师刘伟国表示,刘芳的视频于上周五晚拍摄,翌日在网上发布,但很快就被删除。刘芳目前在安全的地方,但不便接受采访。刘伟国又说,律师团计划向公安部投诉沂南县公安机关。

他说:“因为沂南警方的做法本身就是违法,根据法律规定,警察也无权给他强制指派律师,家人觉得这种强制是剥夺陈克贵的辩护权。”

此外,声援陈光诚的人士继续受压。协助陈光诚逃走的北京学者郭玉闪,仍被限制自由。

记者成功联络上郭玉闪,但他表示不便接受访问。他说:“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方便接电话,真的是不太方便。”

据维权网站《参与》引述郭玉闪的好友萧瀚表示,这十多天来,当局每天对郭玉闪问话,每天做2小时笔录,不许他出门。

有网友周日晚在新浪微博发起“快闪行动”,呼吁关注陈克贵、郭玉闪等。但“快闪行动”的微博亦迅速被删掉。

因到医院探望陈光诚遭殴打至耳膜受伤的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表示,当局强迫他离开北京,并承诺陈光诚事件解决后,会解除对他的限制,但至今仍未有通知。他说:“19号陈光诚离开了,我20号就是昨天跟当局联系,他说还没有解除,还在等通知。就是当局因为陈光诚,对一批人采取各种各样的限制措施。”

山东双堠镇政府获悉陈光诚逃离山东后,镇党委副书记兼镇长张健,带同十多名人员,于4月26日深夜闯入陈光诚大哥陈光福的住所,对其家人进行殴打,陈光诚侄儿陈克贵因自卫用刀砍伤张健后逃离住所。陈克贵其后被以故意杀人罪正式逮捕。陈克贵的律师要求会见被拒,当局又强行指派两名官方律师为陈克贵辩护。

原文链接

2012-05-22

斯伟江律师:关于沂南陈案的后续事宜

一,我将要求沂南警方出示证据。在沂南警方未出示陈X贵签字的申请法律援助相关手续,如委托书等文件之前,沂南警方的说法,并无证据支撑。目前丁锡奎律师和斯伟江律师仍是陈在侦查阶段的律师。即便按传统套路,杨佳案、北海案、乐清钱云会案时,警方至少还出示了当事人书写的委托其他律师的书面证明。临沂警方只是口头表述,而其口头表述,几次表述都严重缺乏可信度。如果警方说法无需证据,法治显然就沦落为警察之治。

二,我们将建议家属去沂南法律援助中心,核实是否存在法律援助律师。如存在,则要求援助律师转告陈XX,他妻子帮助他请了北京、上海的律师,让其作出选择。我们认为,根据当事人利益最大化原则,法律援助律师有此转告义务。

三,我们将向公安部反映上述情况,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不允许任何人玩弄法律。

四,我们建议家属向沂南公安局报案,控告事发当晚非法侵入陈X贵家庭的镇政府官员及其他人员,他们的行为涉嫌触犯刑法245条,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沂南警方应当依据查明的事实,拘捕相关责任人。法律并不是只针对老百姓的,政府官员一样应受法律约束。

正如沂南警方所说,本案是一个普通刑事案件。任何将该案政治化的行为,都不能容忍。对警方,依法办案,是最大的爱国。我希望我的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保护!



                                        陈X贵妻子刘芳为陈X贵聘请的律师:

                                               斯伟江

                                             2012年5月19日

来源:作者博客

丁锡奎律师:关于陈克贵故意杀人一案的律师函

沂南县公安局谢立伟、高兴利警官并转呈马成连局长:

我是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丁锡奎律师,我和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斯伟江律师是贵局侦办的涉嫌故意杀人案犯罪嫌疑人陈克贵的律师。现就会见陈可贵问题致函贵局,请依法予以处理解决:

一、基本情况

2012年5月11日,我受陈克贵之妻刘芳委托,作为其本案侦查阶段律师及后续诉讼阶段的辩护人;刘芳称:2012年4月27日凌晨2:48分,陈克贵给她发短信,内容是“为我请律师”。

5月11日下午,我打电话给贵局刑事侦查大队(以下简称刑侦大队)时,接电话的王警官回复,领导要求,带委托人刘芳去刑侦大队办手续,否则不接收律师的委托手续,我表示这种要求没有法律依据。

5月16日上午11点左右,我和本案另一律师斯伟江(以下简称斯律师)到刑侦大队交委托及会见手续,接待我们的谢立伟警官(以下简称谢警官)接收手续并表示,因为承办人出差,等承办人回来安排会见事宜。斯律师当场与承办人高兴利警官(以下简称高警官)通电话,他说其在河南出差,回来才能安排会见。

5月17日下午5点多,高警官给我打电话,要求我和斯律师次日上午到刑侦大队面谈会见事宜,我要求明确告知,是否安排会见?高警官在电话里不置可否,一再要求面谈。

5月18日早上8点30分左右,我到刑侦大队,8点40分左右,我与高警官通电话,他要求等斯律师一起才能告知能否安排会见;一小时以后,高警官、谢警官出面接待我,郑重其事告知我,陈克贵已经请求法律援助,法律援助主管机关已在5月10日之前指定法律援助律师,你们不能会见陈克贵,但未出具任何书面材料;我提出仅就委托事项会见陈克贵并由其选择律师,被他们以“不符合法律规定”为由拒绝。

当日(5月18日)上午11点多,斯律师致电沂南法律援助中心(0539-3238148),中心的负责人(接电话人表示自己是领导,姓NI)表示,并不清楚此事,因此,也不知道是哪两位援助律师。

二、我们的看法

我们认为,贵局的做法,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刑诉法)及有关行政法规的相关规定,严重侵害了陈克贵的合法权益及律师的合法执业权,具体为:

(一)贵局以“已经指定法律援助律师”为由拒绝亲属委托的律师会见陈克贵无法律依据

1、《刑诉法》仅在第三十四条第一款关于“公诉人出庭公诉的案件,被告人因经济困难或者其他原因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可以指定承担法律援助义务的律师为其提供辩护”的规定,根本没有在侦查阶段以及审查起诉阶段指定法律援助律师的内容,更谈不上以“已经指定法律援助律师”为由拒绝亲属委托的律师会见的问题。

2、《法律援助条例》第十一条第一项规定“刑事诉讼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公民可以向法律援助机构申请法律援助:(一)犯罪嫌疑人在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后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因经济困难没有聘请律师的”,也没有关于以“已经指定法律援助律师”为由拒绝亲属委托的律师会见内容。

3、《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刑事诉讼法律援助工作的规定》(司发通[2005]78号,以下简称刑诉法律援助规定)第十六条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应当依法支持承办法律援助案件的律师开展工作,应当告知律师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依法安排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为律师向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咨询、代理申诉、控告,为在押的犯罪嫌疑人申请取保候审等提供必要的便利条件”;该文件既不是司法解释,也不是部门规章,仅仅是普通规范性文件,不具有法律效力,其规定的在侦查阶段以及审查起诉阶段指定法律援助律师权利仅仅可以视为准诉讼地位,也没有关于以“已经指定法律援助律师”为由拒绝亲属委托的律师会见规定。

另外在此需要强调的是,本案为陈克贵指定法律援助律师的程序存在瑕疵,《法律援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本条例第十一条所列人员申请法律援助的,应当向审理案件的人民法院所在地的法律援助机构提出申请。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的申请由看守所在24小时内转交法律援助机构,申请法律援助所需提交的有关证件、证明材料由看守所通知申请人的法定代理人或者近亲属协助提供”,以及《刑诉法律援助规定》第六条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在收到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的法律援助申请后,应当在24小时内将其申请转交所在地的法律援助机构,并通知申请人的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其委托的其他人员协助提供《法律援助条例》第17条规定的有关证件、证明及案件材料”。本案中,临沂县看守所及贵局均未向陈克贵的亲属履行通知义务。

(二)依据有关规定,我们作为亲属委托律师有权会见陈克贵,原来“指定法律援助律师”应当终止法律援助

根据《法律援助条例》第二十三条关于“办理法律援助案件的人员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向法律援助机构报告,法律援助机构经审查核实的,应当终止该项法律援助:……(三)受援人又自行委托律师或者其他代理人的;(四)受援人要求终止法律援助的”的规定,应当确认的原则是,当事人委托的律师应当优先于指定法律援助的律师,具体到本案,陈克贵亲属委托律师后,原来“指定法律援助律师”应当终止法律援助,退出本案,而不是像贵局所说的,陈克贵已经指定法律援助律师,亲属委托的律师无权会见。必须将颠倒的是非校正过来,我们作为亲属委托的律师,有权依法及时的会见陈克贵。

另外在此指出的是,由于本案中涉案伤者系政府官员,亲属非常担心陈克贵在羁押中会受到不公正的待遇甚至酷刑,我国早于23年前已经加入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国际社会对陈克贵的情况也比较关注,贵局早日安排我们会见,便会早日消除这种疑虑。

三、我们的请求

贵局依法及时安排我和斯律师会见陈克贵,以保障陈克贵的合法权益及律师的合法执业权,以维护法律的尊严。

尊敬的马成连局长,谢立伟、高兴利警官,正如贵局所称,本案是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但国内外极为关注,希望贵局本着理性和良知,善意正确的理解法律,公正严明的执行法律,以期本案有一个公正圆满的结果!

如此,陈克贵幸甚,中国法治幸甚!

顺颂

侦祺!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丁锡奎律师

二○一二年五月廿一日

来源:作者博客

正当防卫的陈克贵(图)




2012-05-20

杨蓉真:下一步!“中国的良心”高智晟



【看中国记者杨蓉真报导】“天下出了个高智晟,出了个高智晟,出了个高智晟……”一曲简单的陕北民谣风《天下出了个高智晟》,随着盘古乐队主唱敖博粗犷、高亢的嗓音,高智晟的苦难再度湿润了人们的眼眶,模糊了人们的视线。

这个有“中国的良心”之称的陕北汉子,专为弱势群体打官司的维权律师,并未被人们遗忘。只是在纷扰的世事中,人们不断的转移着视线,尤其在中国面临巨变的当下,王立军事件、薄熙来事件、紧接着是陈光诚事件,一件件接踵而至,不断推高着中国人对中国即将发生变革的企盼。

随着陈光诚最终抵达纽约,同样苦难的这一家人的命运,暂时尘埃落定。在美国纽约,陈光诚接受大家的欢迎与喝采,这是中国在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将中国变为一个警察国家后,人民在维权抗争中一个标志性的胜利。而下一个目标呢?是不是营救目前依旧被关押在监狱中的高智晟?

5月19日,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接受国内民主人士邀请,透过网络语音聊天室与网友进行交流,耿和谈及自己对高智晟的爱让她义无反顾的追随着高智晟帮弱势群体维权的脚步,这一路充满荆棘,中共政法机构的恶行,也赤裸裸展现在人们眼前。

平凡中展现不凡的襟怀

“高智晟不是脊梁,他只是做了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应该做的,他只是做了做为一个律师应该做的事。而我更不是脊梁,我只是爱着高智晟这个人,紧紧的跟着他。”提起高智晟,耿和数度泣不成声。从她的口中人们细细思索着,

杨子立: 从司马平邦看某些文人的无耻

摘要:2011年12月19日,司马平邦、刘仰、一清、郭松民、李玉桥一行五人访问了临沂东师古村的陈光诚。在上百网友被暴力驱赶的同时,他们却没有报道过这一采访。直到陈光诚神奇脱身后避入美使馆后,司马平邦等人才开始以访问者的身份将陈光诚说成汉奸。所幸的是在互联网时代,真相是不掩盖不住的。


杨子立

陈光诚事件发生后,中美两国政府正在交涉,并且中国政府承诺要调查清楚地方官员究竟对陈光诚做了什么。本来事情已经向良好方向发展,但是《北京日报》突然发出的社论将水搅浑。《社论》主要反映了“意识形态斗争”,得到的好评及板砖网友自己可以去看,这里姑且不论。5月4日,司马平邦发表了《陈光诚事件是美国反华战略对中国农村的渗透》一文,开始了对陈光诚本人的攻击。

陈光诚究竟是什么人,做了什么事,可以参考维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9%88%E5%85%89%E8%AF%9A,也可以看看这篇网文http://www.youpai.org/read.php?id=825,当然也可以利用谷歌搜索一下“陈光诚”。简单说,他是个自学法律的盲人,因为帮助地方遭受暴力计生的老百姓维权,2006年被地方当局以“故意破坏财产和聚众扰乱交通罪”判刑4年零3个月。2010年9月刑满出狱后,地方当局在他家周围安置摄像头、没收其通讯工具、设置岗哨,将其紧闭在家中。据他本人带出来的信息,他和妻子多次遭受镇政府工作人员的殴打和虐待。网友纷纷去山东沂南县东师古村探望,但都遭到暴力驱赶。2012年4月下旬,他神奇的逃出重围并在友人帮助下进入美国驻华使馆。

蟹农场 @hexiefarm:The Kiss of Freedom


from China Digital Times

2012-05-17

《陽光時務》 @isunaffairs #愛上深度 —— 陳光誠


誰救了陳光誠?東師古村秋後算帳

4月20日,陳光誠翻過家裏的圍牆,在鄰居家的豬圈裏躲到深夜。4月21日清晨5時,一身泥水的陳光誠從東師古村進入西師古村。一名遇到他的村民把他領到西師古村民劉元成家。劉元成通知了陳光誠的大哥陳光福,陳光福聯繫北京的學者郭玉閃,正和郭玉閃在一起的南京網友珍珠,驅車趕到山東。此時,陳光誠被東師古村民陳華開車送出臨沂市,藏在山東新泰市。4月23日凌晨,陳光誠與陳光福、珍珠等人在新泰會合,即刻前往北京。整整一個星期後,東師古村開始了抓捕……

文/田雨聲

原文链接

陳克貴:正當防衛的「殺人嫌犯」

文/田雨聲



原文链接

記者手記:潛入東師古村

陳光福告訴我,我這次能夠悄悄進入他家,應該歸功於陳光誠在北京打來的一個電話。前幾天他家院子外還安裝著探照燈和攝像頭,只因陳光誠在打給母親和大哥的電話中追問是否被看管,看守們才拆除了探照燈和攝像頭,並將監控點撤到了外圍。

文/田雨聲

原文链接

南京女子珍珠:我不是英雄

4月21日中午11點06分,我收到郵件:「鳥兒已經出籠,怎麼辦?」 「您胸懷天下,心懷民主;我沒有,我眼中只有一個小小的陳光誠,只有一個人的價值。」

文/曠達

原文链接

主編的話:誰改變誰?

很多人都沒有意識到,腐敗的權力改變了中國的政治和文化,同時也正在改變世界的政治與文化。只要還有人在無辜被拘,全世界都不自由。只要還有權力在為所欲為,全世界都受到威脅。改變它,而不是躲避它,才是人類的出路。

文/長平

原文链接

2012-05-16

《法广》美媒:维稳体制不破其他陈光诚命运不改




2012年 5月 15日 作者 纽约特约记者 倪安

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成功逃脱严厉监控,在朋友们帮助下进入美国使馆。在美中两国高层对话前,将中国人权问题、维稳腐败问题暴露在国际社会面前,最后经过两国外交努力,达成协议以一个自由人身份到美国交流学习。陈光诚一脚迈进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后,使得这个被地方当局折磨了数年的维权人士的命运一夜之间有了天壤之别。

但是,他个人命运的变化并无助于他家乡亲人命运的改变。他侄子陈克贵,因当局搜查陈光诚闯入他大哥家对动粗而挥舞菜刀自卫砍伤数人,现在却被当局以“故意杀人罪”逮捕;他嫂子被以窝藏刑事犯刑事拘留后“取保候审”。更有甚者,整个东师古村并没有因为陈光诚一家不在了而放松了所谓的“维稳”,相反,美国好莱坞明星贝尔和其他关心陈光诚朋友们被东师古村保安殴打、辱骂、赶出村子的事件如今仍在继续上演。

上星期天,纽约时报一个采访小组前往曾经软禁了陈光诚一家20个月的东师古村,结果被乘坐4辆车的便衣安保人员快速粗暴赶了出来。甚至在该村所在的沂南县,他们的摄像师遭攻击,当记者试图向一个人提问时,他冲着他们的中文助理吼道:“滚出中国去!你不是中国人,你是叛徒!”

纽约时报说,没有证据证明是中央政府下令进行这类违反中国法律的骚扰。但是也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北京要停止这类骚扰。相反,人权活跃人士和专家都认为,为了对付异议人士和麻烦制造者,这个体制允许地方当局无视法律,北京有时候默许他们的行为。中央政府甚至表扬地方当局的行为。因为中共要靠他们达到一系列指标,从经济高增长到减少群体事件,其重要性远高于遵守法律。这个体制鼓励地方领导人为获维稳高分不择手段打压异议人士。陈光诚指责最多的应对拘留和监禁他负责的地方官员就是2003年至2007年间任临沂市长的李群。后来就被晋升为青岛市委书记和山东省委常委。

只有当地方事件变成全国、全世界丑闻时,中央政府才会采取保全面子的措施。专家们说,无数例子显示,北京悄悄容忍地方官员的违法行为,他们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无一例外,这一体制在镇压骚乱方面是超高效的。

纽约大学法学院法学教授、陈光诚的顾问孔杰荣说,一位知名中国刑事律师告诉他,像陈光诚这样的案子在中国没有什么稀奇的。他说:“他们唯一不寻常之处就是你知道他们。我可以告诉你,中国有成千上万起这类案子。”

对那些研究中国体制的专家学者来说,陈光诚的“胜利大逃亡”不大可能使中共领导人利用这次令他们尴尬的机会,去推动让他们自己证明社会不稳定的改革。香港大学法学教授、研究中国治理问题的专家傅华苓说:“这不仅会使一个市或一个县,而且会使整个国家的情况变得复杂起来。”他说,“因为这是他们治理人民的方法。如果你惩罚一个地方政府,如果你罢免一些官员,那么你就必须告诉其他地方官员,现在要采取一种不同的治理方法,那可是非常根本性的改变。”

陈光诚事件也对其他异议人士传递了一个信号:当足够公开、压力足够大的时候,中共就会被迫做出改变。人权观察亚洲驻香港资深研究员林伟说:“北京的主要问题是他们常常纵容不公正行为即便他们知道地方当局在干坏事。”林伟还说:“但是许多问题的发生并不是孤立的,这些问题十分普遍。北京害怕支持了一个案子会打开泄洪闸门。”

时报说,虽然中国的中央政府对美国就陈光诚事件做出了严肃承诺,但在陈光诚的家乡看上去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陈光诚对中国总理温家宝的视频三问,其中最后一问就是揭露小小东师古村对他长期监控的秘密——维稳腐败。最基层官员包括村民都在“吃”维稳这碗饭。而他们可以长期“吃”是因为中央要需要他们这样“吃”。

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在最新一期外交季刊上撰文指出,中国“人数日益增长的群体抗议、独立律师和网络公民活跃人士急迫地显示出,通过尊重公民权利建立起来的明天才是中国朝向未来能够走的唯一途径。现在问题是,当局是读到了这些再明显不过的讯息,还是他们为了共产党的生存为着他们自己的利益而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原文链接(法广)

2012-05-14

《明報專訊》陳光誠侄案律師遭報復 赴山東前被扣證 「無悔接案」


【明報專訊】山東維權人士陳光誠未離開中國,針對他身邊人士的秋後算帳就已開始,其侄兒陳克貴9日被山東當局以「故意殺人罪」正式逮捕,幫助陳克貴的13人律師團,其中廣州律師陳武權律師證被扣,山東律師劉衛國則被限制自由,但他們均表示不後悔接陳克貴的案件。而有網友因探望陳光誠,其懷孕兩個月的妻子被公安扣查問話,最終小產。

山東當局正式將拘押在沂南看守所的陳克貴逮捕,其辯護律師之一的劉衛國對本報表示,已經通過渠道看到了逮捕通知書,罪名是故意殺人罪,「這是十分可笑的」。他指陳克貴完全是正當的自衛行為,「就算有罪,也是故意傷害罪,被他砍傷的3個侵入他家的人中,只有帶頭翻牆的鎮長張健鼻子和後背被斬傷,傷勢稍重。」他直指這不是普通的法律案件,主要還要看陳光誠事件如何解決。

山東律師:故意殺人指控「可笑」

不過劉衛國稱當局已不讓他參與陳克貴的案件,「因為我人在山東濟南,受到的監管更為嚴重,甚至不讓說這事。」他說,接了案件後,自己的自由也受到了限制,以後可能還會有更多的影響,因為當局一貫喜歡秋後算帳。

另一名廣州律師陳武權,原定12日前往山東沂南探視陳克貴,但廣東省律師協會在他出發前,卻稱「收到汕頭方面人士的投訴」,指他今年2月所寫的一篇文章「不是事實」,將其律師證暫扣,並要他這幾天都要在廣州配合調查。「這肯定不是扣我律師證的理由。」不過陳武權也表示,「這沒什麼大不了的,最多就是吊銷我的律師證,我對接這個案子不會後悔。」

陳克貴律師團成員還未能與陳克貴見面就自己先出事,但劉衛國說「案子還會繼續辦下去,大家都不會放棄」。他也透露這段時間還將有律師會到山東去探陳克貴,不過暫不方便透露詳情,「因為一旦曝光就去不成了」。他亦表示,陳克貴的妻子仍在外地匿藏,由於擔心被找到,將自己的手機都棄掉。陳克貴的母親則以窩藏罪處於保釋之身,父親則被限制在家不能外出,兩人的電話也被沒收。

陳支持者妻被扣查後小產

另外繼江天勇被毆打致耳襲後,再有探訪陳光誠的網友被秋後算帳,據網友「海濤1975」表示,自11日晚與懷孕兩個月的妻子被警察帶走問話至半夜,驚恐疲憊,返家後妻子一直感覺不好,昨日醫生診斷流產,「她總落淚,我心裏很難受。」

明報記者

原文链接

《美国之音》陈光诚: 陈克贵自卫反击无罪 感谢律师鼎力相助


2012年 5月 13日 记者: 叶兵 | 华盛顿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就他侄子陈克贵遭沂南县当局以故意杀人罪逮捕一事表示,陈克贵是在遭到棍棒殴打受伤的情况下被迫自卫反击,因而无罪。他感谢志愿律师们的鼎力相助,并呼吁朋友们继续关注。

*陈光诚:侄子挨打受伤被迫还手自卫*


在北京朝阳医院治疗的陈光诚星期天晚上对美国之音说,他刚刚从东师古村家中了解到的消息是,陈克贵被一伙翻墙闯入者用棍棒等物打得头破血流,殴打停止三个小时后,有人看到他脸上的伤仍血流不止。陈光诚说,他大哥陈光福亲眼所见,陈克贵是在被打实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反抗的。

对于地方当局可能以陈克贵案来报复陈光诚出逃并向世人揭露当地维稳当局的种种恶行,这位自学成才的民间维权法律工作者表示,维稳当局只能滥用权力,来掩盖其罪行,已经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了,并且已经失去了改恶向善的最佳机会。

*刘卫国:刘芳藏身某地躲避骚扰威胁*


山东律师刘卫国日前接受陈克贵妻子刘芳委托作为代理律师,并表示愿为陈克贵以正当防卫理由作无罪辩护。但是他在5月11日表示,当局不准他和其他律师为陈克贵辩护。刘卫国律师星期天晚上对美国之音表示,陈克贵6岁的儿子跟爷爷奶奶在一起,刘芳目前藏匿在一个安全地方,暂时不跟外界联系,以躲避地方当局可能对她进行威胁、骚扰。

*不顾当局吓阻 多名律师代理此案*

同样受到刘芳委托的广州律师陈武权原本计划5月10日前往临沂与当事人会面,但是他的律师证被当局临时取消,因而无法成行。与此同时,在上海的衣铁军和在北京的滕彪、王誓华、梁小军等13人已组成律师团要介入陈克贵案。被当局警告不得介入此案的刘卫国律师对美国之音表示,仍会有志愿律师前往当地为陈克贵代理辩护,只是目前不便透露有关律师的信息。

*陈光诚:感谢律师朋友 坚持就会有结果*


陈光诚对美国之音表示,邪不侵正,地方当局已经到了唯恐别人看见的程度,只要别人看见,都能拆穿。他说:“所以,我觉得,只要朋友们有信心,只要坚持,事情肯定能有一个比较圆满的结果。”

三周前逃脱非法囚禁后辗转进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现在住进医院接受治疗的陈光诚还表示,感谢所有愿意介入和关注陈克贵案的朋友们鼎力相助。

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陈克贵在出事之后不久就离开家中,通过电话向关注陈光诚事件的网友Yaxue Cao叙述了他用两把菜刀与张健等人搏斗的经过,并表示已经打电话报警,正在等待警车来带走他。几天后,陈克贵通过电话告诉刘卫国律师说,他遭到一辆黑色汽车追杀。地方当局还指控陈克贵家人包庇窝藏罪,对陈克贵父母实行软禁。

4月27日早晨,美国之音记者曾与陈克贵母亲任宗举通话,她表示,当地安全人员与武警到她家搜查,并告知她说她儿子陈克贵已经被抓。当天稍早,刘芳在陈克贵于东师古村家中与深夜翻墙闯入的数十人搏斗事件发生后对美国之音表示,案发当时她不在现场,而是在沂南县城她自己的家中,对陈克贵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上星期,沂南县公安局通知陈克贵家属刘芳,经沂南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陈克贵因故意杀人罪于5月9日被执行逮捕,羁押在沂南县看守所。

原文链接(美国之音)

2012-05-09

《美国之音》陈光诚再吁各方关注陈克贵案


记者: 叶兵 | 华盛顿

中国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星期二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再度呼吁人们关注他侄子陈克贵的命运和他所说的正当防卫案。陈克贵在陈光诚逃出被严密看守的家中四天后因持菜刀砍伤一些深夜翻墙闯入他家的人而被警方刑事拘留。

*陈光诚:陈克贵正当防卫不容否认*

正在北京朝阳医院接受治疗的陈光诚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他离开曾藏匿6天的美国驻华使馆来到医院一个星期以来,面临着一些急需解决的问题,其中最紧迫的就是他侄子陈克贵的案子。

他说:“我觉得,最需要解决的是我家人的问题,就是我侄子的问题。其它问题我觉得还是可以慢慢来。唯独这个问题不能慢慢来,因为这牵扯到一个限制公民自由的问题,尤其是这种正当防卫的权利给任意颠倒。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重要。”

陈光诚逃离东师古村4天后,在4月26日深夜至27日凌晨,陈克贵与深夜闯入他家的沂南县双堠镇镇长张健等数十人搏斗,用两把菜刀砍伤了几名男子,伤者中可能包括张健。目前陈克贵究竟在哪里关押仍然不明。陈克贵的妻子刘芳和其他家人的手机电话一直无法接通。沂南县看守所一位李姓副政委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他没听说有关陈克贵遭拘捕的事情,不了解他关在哪里。

*陈光诚:地方官府无法无天 呼吁各方关注*

陈光诚认为,是一伙地痞流氓在张健带领下到住在同村的他大哥陈光福家,翻墙闯入抓人打人,致使憨厚老实的陈克贵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被迫自卫。陈光诚表示,从他和家人所遭受的种种非法待遇的情况来看,在无法无天的沂南县司法机关,陈克贵无法得到公正审判,盼望媒体和广大中国网友给予这一案件更多关注。

陈光诚在逃离家乡东师古村后不久就在一个秘密录制的视频中向中国总理温家宝提出三项要求,其中包括北京中央政府派人彻底调查地方官员对他和家人实施迫害的罪行,以及保证他和因为他的案子而受牵连的亲人的安全。

日前在逃离东师古以后首次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陈光诚曾披露,他已经向中国政府委派来探望他的官员反映了地方政府胡作非为长期迫害他和家人的情况,对方表态称如确有其事,将依法处理。

原文链接(美国之音)

《法广》陈光诚:维护自己的权利是自然的本能反应




作者 瑞迪

半个月之内,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命运经历了戏剧般的转折。虽然多年遭遇令人难以想象的暴力,但陈光诚显然并没有失去信心。在北京朝阳医院的病房里,陈光诚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回首逃离东师古村的经历,仍然感慨无限。


陈光诚虽然于4月底逃离了层层封锁的东师古村,但显然也并没有真正获得自由。他一家4口得以团圆,但既无法随意出行,也无法接受朋友探望。中国政府已经承诺他可以如愿前往美国,但目前他仍然只能被动地在医院等候必须的护照。

出逃:上天在帮我

法广:您逃离东师古村已经十几天了。现在回想这段经历,做何感想呢?很惊险么?

陈光诚:(笑)上天在帮我。否则……现在我知道,那天晚上在村里看我的人,最少也有60人。我能在他们眼皮底下,穿过他们7层岗,一步一步走出来,竟然没被他们发现。我觉得这的确是天意。因为东师古的严密程度,中国的网民,还有国际记者都是体会过的。

法广:现在离开东师古村已经十几天了,您现在感觉如何?感觉获得自由了么?

陈光诚:虽然没有自由,但是,我的处境比在东师古村还是好了,至少我可以给你们打电话,也可以接到你们的电话了。

法广:关于您下一步的生活,您自己有什么打算么?去美国之后,您相信还能再回来么?出国之后是否也意味着踏上不归之路呢?

陈光诚:这不可能。因为有这么几个因素。最主要的因素是这是两个国家间的协议,就是保障我的公民权利和自由。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协议。那么,国际外交无小事,这样的协议,我想是应当得到遵守的。如果不让我出国,或者让我出去,不让我回来,那怎么谈公民权利?所以,我想不会到这个程度。再退一步讲,即使有些保守势力者想这样做,我想,社会恐怕也不一定会允许。现在中国公民社会成长非常快。所以,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法广:您对去美国有什么具体的打算么?

陈光诚:我主要是去休养一个阶段。您知道,这7年来,我每时每刻都在激烈的斗争当中,都在恶劣的环境当中。这些年来,我连一个周末都没能过。我确实需要休养一个阶段。另一方面,这些年来,我没能很好地学习,知识已经比较落后了,现在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所以,我也的确需要去充电,去了解一些新的知识,休整一下。

“人的权利都是不能放弃的,不会有人主动给你”

法广:您在维权这条路上走了这么多年,走得很辛苦,身体上也付出了很大代价。您还准备继续这条路么?

陈光诚:不管什么时候,如果有人拿棍子打你,你会躲么?你为什么要躲呢?就是因为你要维护你自己身体不被伤害的权利。所以,人维护自己的权利是一个很自然的本能反应,所以,不存在我今后维权,或者不维权、在这个问题上维权、在那个问题上不维权这样的问题。我觉得,人的权利都是不能放弃的,不会有人主动给你的。当你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时候,第一个能维护你自己权利的人,就是你自己,最终能维护你权利的人,还是你自己。

法广:东师古村这些年发生的暴力已经到了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您自己怎么理解这种暴力呢?在当今社会,在21世纪的中国,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当局可以在没有任何法律指控情况下,动用这么大的资源,来对付一个人?

陈光诚:我想社会的发展也许会有一个渐进的过程。另一方面,无法官员的违法犯罪,中央没能及时去纠正,去惩治,使他们觉得违法犯罪也不会有问题,就继续这样。还有就是我们这个社会监督力量不够,社会透明程度不够。这件事真正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只是去年下半年。在此之前,虽然有些报道,有些人知道,但毕竟知道的人不是特别多。

再一个是山东很特殊。山东能培养出像段义和这样官员:段义和是山东省一个副省长级官员,有一年,他把一个情妇关在汽车里,通过公安厅的人,遥控把汽车炸了个粉碎,以致于中央下来调查。山东能培养这样的干部,出现对我家人实施这种残暴的干部还有什么不能理解的。所以说,这是滋生这种干部的一个土壤,如果不加以清理的话,可能会出现问题。中央这次也表态会彻底调查,做出公开处理,但是,这块土地的确需要深翻了,否则还不知道会长出什么来。

相关调查是否彻底将取决于社会监督

法广:有些关注陈光诚事件的人指出,现在您虽然获得了自由,但是,也需要追究那些制造这些暴力的相关人员的责任,应该提出起诉。

陈光诚:我已经向中央明确提出了几点要求。我在视频里也向温家宝提出来了。就是立即停止对我和我的家人―包括我哥哥、我侄子及其他亲人的不法侵害,保障所有公民权利;对山东这些违法犯罪的不法官员彻底调查,公开处理,不管涉及官员职位有多高,人数有多少,只要是违反了中国法律,触犯了刑法,我都要求中央彻底调查、处理。并且,他们抢了我家东西要归还,损坏的要赔偿,对我这些年的迫害也要做出赔偿。这些要求没有变。我向他们明确提出了。中央派人同我接触时,我也是这样提的。我相信,(这些话)能传到上层去。他们也保证会调查,会处理。但是需要时间,这个我能理解,我相信,既然他们这样表态,应该必须有动作,有实际行动跟上来。但查到什么程度、怎样查,我想,这需要有更多的人去监督,去了解。我也提出让我的律师参与调查,也提出尽快调查的要求。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最终做到什么程度,还是我们社会人对这个社会负责的程度来决定。就是说,我们要时刻督促、监督、催促它去执行。

陈光诚进入北京朝阳医院后,只能通过电话与外界保持联系。法广今天终于拨通他的电话时,陈光诚兴奋地告诉法广,他是法广的老听众,可以一口气说出十几位主持人的名字。

原文链接(法广)

《光诚自由!》博客网站志愿者编辑与光诚通电话


5月4号和今天(5月8日)打通两次光诚的手机,向大家汇报一下光诚的最新情况:

他说身体检查已经完毕,医生做了较全面的检查,没有大问题,肠炎得到改善,另他在逃出来时一只脚摔成骨裂,现打了石膏在恢复中。

我说了外面的朋友都很关注他,许多朋友去医院探望被阻拦,江天勇律师更被国保严重殴打,请他向中国当局的人提出交涉,请他们遵守协议,首先取消限制隔绝,恢复光诚公民权利,允许朋友探望。

他说已经跟他们提出,但暂时没得到什么反馈。

问他们伟静可以出去吗,说伟静和孩子被允许每天上午、下午各半小时去院子里活动、晒太阳,他自己也提出要出去,但未得到允许。

我告诉了光诚我们“自由光诚”(现改为“光诚自由”)网站的情况,转告“光诚自由”博客网站志愿者编辑们等朋友问候他。

后来跟伟静说话时电话中断(今天总共只打了8分钟),再拨就又打不进了。

我认为电话被做了手脚,很难打通,不可能一直“在通话中”(有时候让我check number,说号码错)。

“光诚自由”博客网站编辑志愿者

2012-05-04

阳光时务:墨镜肖像


墨镜肖像活动是一个有关记录的实验,也是一个有关行动的实验。这个实验是互动的,发起人、参与者和我们共同所关注的陈光诚,通过互联网联系在一起。

这是一种奇妙的互动。许多人没有见过陈光诚,我也没有。几乎所有的参与者也不认识我,我却能看到他们的面孔,听到他们的声音。在这半年里,这个图片墙一直在增长,而我们却得不到一点点光诚的消息,东师古似乎是一个遥远的黑洞,光诚肯定也对外界一无所知。在一开始,我不知道这种互动如何开始。

而这一切,又全因为光诚而开始。第一张寄来的照片写到:“陈叔,加油 !  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作为一名学生,我会永远支持您。那些试图毁灭真理的人必将被真理所毁灭!”。他是一位在校的大学生。

照片墙上的照片来自于全世界五个大洲。他们是学生,工人,教师,教授,律师,画家,音乐家,商人,农民,作家,编辑,记者等等。最大的参与者年逾八十岁,是一对来自美国的夫妇。最小的参与者只有几个月大,来自于上海。“我正在孕育一个新的生命,我希望他/她能够看到一个光明的中国。”另一位未来的妈妈在照片里说。

我试图通过这个活动让更多人了解并关注一下陈光诚,关注一下他背后的故事,并重新审视这个所谓和谐盛世的时代。我想和大家一起,把这个过程用影像和言语记录下来,让微小的呼喊不被时间所淹没,让一张张照片汇集在一起并产生一种力量,永远印在每一个看到它的人的心里。

“希望暴力与恐惧随风消散。”在这个奇怪的国家,为正义呼喊可能会得到罪罚。虽然这是一个关注受难者的活动。我仍然感到莫名的担心,好像我正在实施犯罪。寄来照片是一个小小的行动,可是从许多参与者的信里,我能感受到他们类似的担心。对于这个活动的参与者和放弃者,墨镜肖像变成了一个行动的尝试和体验,这种体验将留在记忆里。如果我们克服了恐惧,或许会在将来走得更远,做的更多。

不为囚禁中的陈光诚做点什么,这种危险最终会降临到我们身上;所以我要来看你!”一位去过东师古的参与者说出了这个活动的原因。几百位前去东师古的公民无一例外地受到威胁、殴打、抢劫甚至拘押。最新的录像证明,政府参与了这起丑恶不堪的罪行。所以,关注光诚就是关注我们自己,解救光诚就是解救自己的未来。

我一直相信,光诚知道我们没有忘记他。他一定会得到自由并会“看见”到这个照片墙。是的,在421日晚上,光诚用一种简单的行动做出回应。光诚终于安全了,可是他和他的家人仍未自由,解救者被抓走,东师古的封锁也并没有解除。墨镜肖像活动仍然会继续下去,直到光诚和他的家人完全自由的那一天。

感谢所有的参与者和所有帮助过我的人。也感谢光诚,你是我的光,你给我以勇气。

http://ichenguangcheng.blogspot.com/
http://www.isunaffairs.com/



从陈光诚事件看北京媒体的拙劣表演



陈光诚委托郭玉闪发表意见(5月3日)


中央社: 紐時披露陳光誠進出美使館始末


(中央社台北3日電)「紐約時報」今天披露中國大陸失明維權人士陳光誠進入美國駐北京大使館最後又離開的經過,並說,無論此事如何落幕,都可能成為曲折的美中關係史上最具戲劇性的事件之一。

報導引述瞭解內情的美國官員說,陳光誠停留美國大使館的6天期間,美國一方面拒絕證實有這件事,一方面與中國大陸外交部密集協商如何解決,雙方官員有時一天見面多達3次。

報導說,美方官員認為,如果雙方無法很快達成一個能夠讓陳光誠接受的解決方案,中國政府內部的強硬派可能接手處理,不讓美方認為比較好講話的外交部繼續負責此事。

北京日报:从陈光诚看美政客拙劣表演


北京日报:从陈光诚看美政客拙劣表演



2012-05-04 04:22:59 来源: 北京日报(北京) 有45194人参与 手机看新闻 转发到微博(289)
核心提示:5月4日,北京日报刊文指责陈光诚已成为美国政客抹黑中国的工具和棋子,并称美国驻华使馆行为有损国格。此外,该文指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处心积虑地跑到中国找茬捣乱,其“平民生活秀”、检测北京空气质量等行为,与其大使身份极不相称。

中美要共赢,“相处之道”必然是互相尊重与互利合作。自作聪明制造事端,搞鸡鸣狗盗之举,对中国不起作用,而美国政客则更是自曝其丑。无论是美国驻华使馆还是驻华大使,都应谨守外交礼仪,不能为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做出有损国格、人格的苟且之事。毕竟,13亿中国人没有那么好瞒哄,也没有那么好利用,指望借挑起一些事端干涉中国、要挟中国,未免太过天真。

2012-05-02

“墨镜肖像-念”活动----让光诚听到我们的声音:)

“墨镜.肖像-念”活动是参与者挑选一个墨镜肖像活动的留言(包括照片中的文字)念出来,录制成Mp3的格式,寄到 ichenguangcheng@gmail.com



活动结束后我们将把录音汇总,送给光诚和大家留念。

参与方式请见: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ccc?key=0Au8ORqRPBfocdGJEQTUydG1SY2Z1SGJoOU43TTUyLWc#gid=0
墨镜肖像: http://ichenguangcheng.blogspot.com/

刘水 @liushui1989:光诚与郭玉闪合影。




变态辣椒 ‏ @remonwangxt:光诚,好运




BBC:新华社:陈光诚离开美国大使馆

更新时间 2012年5月2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8:14

中国新华社星期三(5月2日)下午发布简短消息称,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自行”离开美国驻华大使馆。


新华社简讯称:“据了解,山东省沂南县人陈光诚于4月下旬进入美国驻华使馆停留6天后自行离开。”

在北京的一名美国高级官员也对外国媒体证实了这一消息。

这名未透露姓名的官员称,陈光诚目前在北京一个医疗机构,他将在这里接受治疗并与家人团聚。

此前有人权活动人士透露,陈光诚将和家人一同前往美国。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星期三早晨抵达北京,这比她预定参加的中美第四轮战略与经济对话提前了整整一天。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中美致力在这次高层对话前解决陈光诚问题。

道歉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星期三下午在北京举行的记者会上谈到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进入美国使馆的事件。

刘为民说,“美国驻华使馆以非正常的方式将中国公民陈光诚带入使馆,中方对此强烈不满。美方做法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中方决不接受。”

他说,中方要求美方就此道歉,彻底调查此事,处理相关责任人,并保证不再发生此类事件。

刘为民说,中方注意到美方表示重视中方要求和关切,并保证采取必要措施防止再次发生此类事件。

原文链接(BBC)

法广(华语):山东有村民助陈光诚逃亡被捕

中国北京维权人士、援助陈光诚出逃的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郭玉闪。 

中国/人权 - 发表日期 2012年 5月 01日 - 更新日期 2012年 5月 01日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郑汉良

协助陈光诚逃离山东老家的郭玉闪被当局扣留两天后在30日获得释放,他接受香港《苹果日报》访问时表示,山东当地有些村民也因为涉事而被逮捕,他目前最担心就是村民和何培蓉的安全,他说:「光诚自由了,现在主要是珍珠(何培蓉)和那些村民。」

这是陈光诚成功逃离软禁之後,首次有消息证实有份协助陈逃出家乡的,除了多个著名维权分子之外,还包括一些当地的村民。

对于陈光诚目前到底是否身藏美国驻华大使馆,郭玉闪拒绝正面回答,他只说:「光诚反正自由了,地点先不说,现在有点复杂。我们还要避免其他人以后付代价。」无论对公安还是对记者,他都不谈山东的营救细节:「光诚出来还是有很多好心的人帮过他,但看来这些讯息还是被整出来了,那边也有些村民被抓了,这是我最不希望见到的。」

他说,陈光诚是生命安全的问题,「我们只是付点代价,不算什么。」在被羁押期间,郭玉闪受到公安和国安人员联合盘问,主要是关于怎么救出陈光诚。当局的盘问,既没有法律手续,也暂时没有提到郭涉法律责任。「我们把光诚救出来法律上肯定没有问题,现在是政治问题。」郭玉闪说,他没有受到虐待,对方尚算文明,尽管有些恼怒:「他们说我把事给闹大了。」除了郭玉闪外,他创办的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另4名工作人员也因参与救援,在上周六被当局控制,所幸目前已全部获释。

郭玉闪说,「越狱」是陈光诚自己缔造出来的奇迹,作为朋友只是在他离村后及时赶到把他接走。「他出来后很短时间我便知道了,就组织营救,当时珍珠正好也在北京,否则她也不会参与,所以希望南京警方尽快放了她,如果真想整人,就来北京找我这个主犯。」珍珠上周四起被南京警方控制失去联络,直到昨日有网民去过其住所查看依旧无人。郭玉闪目前自由仍受限,他本打算明天往南京,但当局监控他的通讯得知后,立刻警告他不要去。

至于陈光诚妻儿、兄弟目前则完全失去联络,侄子陈克贵逃亡后下落不明,目前正被当地政府通缉。接受陈光诚家人委托的律师刘衞国等人前晚起分别到临沂以及江苏等地寻找。

原文链接(法广)

2012-05-01

2012 年5月1日英语媒体有关陈光诚的报道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保护记者会

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布鲁金斯学会

Radio Free Asia 自由亚洲电台

Al Jazeera 半岛电视

AFP on YouTube 法新社视频频道

KCRW Radio, Santa Monica, United States 美国圣莫尼卡KCRW 电台

New York Times 纽约时报

The Guardian 英国卫报

NPR全国公共广播电台

Foreign Policy 外交政策

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纽约书评

MSNBC美国国家广播公司

National Catholic Register 美国天主教记录报

Seeing Red in China

Los Angeles Times 洛杉矶时报

UK Telegraph 英国电讯报


BBC:翻墙越沟过河 陈光诚逃亡成传奇 (采访郭玉闪)


更新时间 2012年4月30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7:43

驾车帮助陈光诚离开山东临沂到达北京的郭玉闪周一(4月30日)透露,陈光诚的成功出逃是一个奇迹,经过周密的计划和忍耐,不过陈光诚希望留在中国,继续为改革尽力。

路透社报道说,现居北京的郭玉闪是协助陈光诚出逃的两名主要人士之一。另一位女士何培荣据报道在陈光诚到达安全地点后不久被中国当局带走。

郭玉闪本人也曾被当局询问多日,他说:“除非你亲耳听陈光诚自己说,你很难相信他的出逃经历,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陈光诚只身一共翻过八道墙,十几条陇,19个小时内跌倒了几百次,才最后过了一条小溪,逃出了他的村子。”

“所有这些翻、爬、跌倒让他全身都是伤痕,右脚也崴了,都站不住。最后他只能爬了很长一段路,我看到他的时候,他的样子很惨。”

据郭玉闪说,陈光诚的最终目的并不是向美国或任何外国大使馆寻求庇护。

郭玉闪还介绍说,陈光诚在过去两个多月一直留在自己的房间内,目的只有两个,一是找到看守他的人的活动规律,二是给看守一个错觉,认为他不会离开房间,也不想走开。

看守和村里的干部都被他麻痹了,以为他整天卧床不起,等他逃走了之后才发现他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郭玉闪不愿透露陈光诚目前的确切所在,但坚持说,如果让他自己选,他一定不会离开中国。

原文链接(BBC 中文网)

英国记者探访东师古,报道光诚家人情况

英国《卫报》记者 前往东师古,在村外遇阻。她从那里报道了光诚家人的情况:光诚大哥、大嫂、伟静、堂兄和堂侄都被带走,克贵目前下落不明。克贵的妻子刘芳在委托了律师后,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可能是藏匿了起来。欧盟和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停止对光诚家人及营救者的迫害。

原文链接: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2/apr/30/chen-guangcheng-nephew-flees?cat=world&type=article

香港声援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