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31

墨镜肖像活动的部分留言(一)

No0001
陈叔,加油 ! !  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作为一名学生,我会永远支持您。
那些试图毁灭真理的人必将被真理所毁灭!

No0002
真理的精神和自由的精神是社会的支柱。

No0003
光诚无自由,全民无自由。

No0004
归还 光诚 自由 !!!

No0005
看着他的头像会很亲切。
我不能为他做什么。
只希望,他离自由的那天会很近很近。

迫害他的人。
终不会善终。

No0006
愿陈光诚早日脱离魔爪!

No0008
盲人律师本身工作起来难度就很大, 在我们这个声称民主自由的国度里,像这样为百姓利益申诉的律师,
我们更应该去热爱他,还光诚一个自由,不要整天打着自由民主的旗帜来继续自己的昏暗政治!为光诚加油!

No0009
黑夜给了我们黑色的眼睛,
我们要用它来寻找光诚!

告诉周围的每一个人,
爱他人,就是爱自己。
为他人发声,就是为我们自己的权利呐喊。

No0010
关注陈光诚就是关注我们的自由,更多的人关注就能唤起更多人的醒悟。开启民智,让思想汇聚成潮流,历史终将冲垮一切阻拦。

No0011
愿正义之师早日剿除共匪、光复中华

No0012
他所在的临沂,就是你我生存的土地;
他所受的苦难,就是你我身上的鞭迹;
他若没有自由,你我就全部都是奴隶;
他若没有光明,你我就全在黑暗世纪。

No0013
作为一个盲人,光明对他已经是奢望了;
作为一个公民,自由像空气一样重要。
陈光诚先生不屈不挠的精神感召到你了吗?
那么大家现在就行动,找到属于他的自由之光!

No0014
光诚,戴上墨镜,我和你一起沉到这个国家加诸给你的黑暗中。
你心里的光,我们大家心里的光,会击败所有的暗。

No0015
陈光诚,你是中国的良心和希望!

No0016
在黑暗國度裏看不見光誠,暴力邪惡侵蝕中國良心,
善良的中國人活在恐懼中,求佛祖慈悲放光明救生靈。

No0017
一位盲人都可以让他们怕成这样,可见留给这群懦夫们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自由光诚!自由中国!

No0018
你的坚持,中国的光亮

No0019
言论自由,停止暴行,解除限禁,自由光诚

No0020
陈光诚的勇敢会让更多的人勇敢起来

No0021
"We take a walk, the sun is shining down"
       --Beatles Good Day Sunshine
我希望有一天
光诚能够自由地在原野漫步
享受温暖的阳光

No0022
希望盲人陈光诚早日重见光明.
                  
No0023
自由无罪!光诚无罪!声援光诚直至自由的阳光照遍中华大地!

No0024
虽然现实很黑暗,依然要做自己最大的努力,只为明天有更自由的空气

No0025                                              
不为囚禁中的陈光诚做点什么,这种危险最终会降临到我们身上;
所以我要来看你

No0026
A time for us, some day there'll be
When chains are torn by courage born of a love that's free

         Donny Osmond - A Time For Us

向阳花即使生长在黑暗下,也不会害怕,也照样开花。
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黑暗也不行。

No0027
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光并且向它走去。
   所以我们称他为勇士。

No0028
陈光诚先生的遭遇就说明了中国大陆依然处在黑色恐怖之中

No0029
陈光诚的事让我们感到很内疚,我们眼睛能看得见,但没有勇气说出来。
他是一位盲人,却敢于勇敢地揭露黑暗。我今天很高兴为他说几句话,
也愿意更多地支持他。

No0030
共产党最大的恶行就是剥夺了人们行善的权利。
我们就是要声援盲人陈光诚。

No0031
陈光诚是时代的良心。当局这样对待一个残疾人是非常不人道的。

No0032
陈光诚先生,希望你早日得到自由。

No0033
陈光诚,真是希望看到您得到自由,你为光明而奋斗,我们感谢您。

No0034
陈光诚自由

No0035
陈光诚先生虽然看不见,但他心中有正义。
在中国缺少正义的阳光。

No0036
今天我蒙着眼睛看不到,什么都看不见,对陈光诚先生的生死也不知道。
希望所有中国人都能够见到光明,看清事实和真相。

No0037
中国政府早日还陈光诚自由。

No0038
中国政府这样对待一位盲人,丧失了最基本的道德。
还陈光诚自由。
No0039
有些人眼是盲的,可他們心裡卻無比亮堂。
囚籠可以困住飛鳥的翅膀,卻永遠無法困住想飛的靈魂。

願陳先生早日獲得自由。

No0040
光诚,跟你一样生在农村,农村人虽斤斤计较,却不白得人东西,我深深地
知道,你受的苦楚,无不是为了你还不认识的我、我们、大家......

No0041
自由的意志不以黑暗和恐惧为阻碍。

No0042
只要陈光诚一天不自由,我们就都生活在黑暗中。

No0043
你们有强力蒙住我的眼睛,但你们挡不住陈光诚凝视的方向。
自由,陈光诚!

No0044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True warriors are those who dare to face directly with dripping blood and miserable life.
希望有更多的勇士能站出来为自由,民主,公正的中国奋斗。
Wish there will be more true warriors fight for a free, democratic, equal future in China.

No0045
为陈光诚的自由而努力,也是为中国的光明而努力,大家一起。

No0046
你先拿走我的眼睛
但我还有喉咙
你又掐住我的喉咙
但我还有心
你终于禁锢我的心
但你依然颤抖
因为你知道
你关不了自由
你扼不住呐喊
你带不走光明

No0047
陈光诚不自由,我就不自在

No0048
释放陈光诚!

No0049
陈光诚是个盲人,但他心中充满了光明。
专制的暴虐就是使老百姓没有办法得到光明,
而我们今天就是要争取让更多的人看到光明。

No0050
我正在孕育一个新的生命,
我希望他/她能够看到一个光明的中国。

华尔街日报:好莱坞的 Relativity Media 在中国(临沂)拍摄《21岁派对》遭受猛烈抨击


原文链接(英语)

屠夫:电话录音(山东省公安厅)

鲁厅 by freecgc

寻光


【寻光】@飘在墙里墙外:传说有个地方连“光”都无法逃逸,献给那些寻踪的勇士们……

链接

好莱坞记者:活动家猛烈抨击相对论媒体在中国城市(临沂)拍摄


原文链接(英语)

路透社:人权团体谴责与中国合拍电影的相对论


Human rights groups are demanding that Relativity Media stop shooting its new Chinese co-production "21 and Over," and will urge moviegoers to boycott the film, TheWrap has learned.

原文链接

各地访民、维权人士探望陈光诚遭严重殴打/视频


农民说,陈光诚伤病很重,说活不过今年。
29日晚出发前:


2011早10月30日下午2点40分左右,前往山东省临南县东师古村欲探访陈光诚的37位各界人士,在临南县的国道上,突然被男女一群人冲过来殴打,多人受伤,另外有多人受不同程度的伤。维权网报道称,李宇伤势严重,很痛苦,不能多讲话,从电话的语气中感到李宇讲话很吃力。 (博讯 boxun.com)
37位网友和全国各地访民探望陈光诚突然被男女100多人冲过来被殴打,手机、照相机均被抢走,刘力、李宇、赵振甲、被打伤势很重,毛恒凤、吴党英等被打的爬不起来,刘萍、单亚娟都遭遇殴打,37人无一幸免。请社会各界紧急关注!联系彭中林:15611574259、
刘力:15174001850、毛恒凤:13901662286、孙建敏:13671947476

2011-10-30

10月30日最新报道: : 各地维权人士前仆后继, 继续探望光诚在沂南被殴打

根据各来源综合:各地维权人士前仆后继, 继续探望光诚在沂南被殴打
公民手持国旗 途中遇袭
美国之音报道 探陈光诚运动再遭暴力 发起人刘沙沙逃脱国保回临沂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news/20111030-BLIND-ACTIVIST-132879088.html
中国公民探访软禁中的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运动在当地暴力阻拦下继续进行。至少有36名探访者在前往陈光诚家乡东师古村的路上遭到当地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暴力驱赶,有人被打伤并遭到抢劫,来自江西的独立参选人刘萍在当地向警方报案时与外界失去联系。



希望之声报道: 【探访陈光诚】各地维权人士在沂南被殴打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202205-1.asp
10月30日,37位来自上海、江西、辽宁、吉林以及北京和山东等地的维权人士准备探访山东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中午刚刚进入沂南边界,就被4、50个暴徒野蛮殴打,抢劫、其中3人重伤。

CBS/AP Activists slam US studio for filming in China city


2011-10-30

美国哥伦比亚电视台(CBS)在其网站刊载美联社(AP)报道:
Activists slam US studio for filming in China city

原文链接(英语)

要有光!


原图链接

(财识网)【要有光,要有诚:关注时代英雄“陈光诚之三】

微博评论

@记者刘向南:『北京对陈光诚一事的态度:尊重当地人民的意愿。』2月17日,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在被外国记者多次问及在山东采访陈光诚受阻一事时表示:希望外国记者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在中国报道要尊重中国国情,特别要尊重当地人民的意愿,以免发生任何不快。

@何光伟1983:新华社记者沂南遭截押。以私人身份赴沂南探访诚光陈的新华社记者#石玉#也遭截押,他事后发《我的沂南之旅》博文说:“在车上,我 双腿跪地,上身趴坐垫上,一只膝盖压着我的脖颈,几只手死劲摁在后背上。又有几只手便开始搜、捏我的全身。500多元现金、手机、录音笔、老婆送我戒指和 手表均被掳走……”

@青岛李洁:沂南怎么了?你不是诸葛亮的故里吗?临沂怎么了?你不是诞生过《沂蒙山小调》的“老区”吗?山东怎么了?你不是孔孟之乡、礼仪之邦吗?就因一个陈光诚,你们搭上了几乎所有人的政治声誉甚至前途,值吗?为前任的所作所为买单,你们真的要倾尽家产吗?

@张思之:一个盲人,却以正常人罕见的勇气和执著,坚守良知主持正义,为了别人的自由和尊严而抗争。他身陷牢狱,不是一个盲人的悲剧,而是我们整个民族的悲剧。

@贺卫方:天下事最不公正者莫过于司法不公,而从事维护权利、推进正义事业之士反遭法律名义下的压制迫害更是一国之耻辱。陈光诚先生给临沂更给这个民 族带来了光荣,而眼下对于他和他的家人的迫害不仅是对于公民法律权利的悍然侵犯,也让我们的国家蒙羞。我们呼吁:立即释放陈光诚先生,赔偿他及家人的损 失,并追究所有肇事者的法律责任!


(来源:财识网综合编辑)


原文链接 http://www.21fd.cn/a/jinrikandian/2011/1011/35937_3.html

(财识网)【要有光,要有诚:关注时代英雄“陈光诚之二】

 要有光,要有诚,要有陈光诚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顾城

文/李华芳

陈光诚是谁?

陈光诚生于1971年11月12日,山东临沂双堠镇东师古村人,因幼时生病致双目失明。通过自学法律帮助村民和残疾人士维护权益,被称为“赤脚律 师”。1994年至1998年,就读于青岛盲校。1998年至2001年,就读于南京中医药大学。2003年,陈光诚与外语教师袁伟静结婚。2005年7 月,女儿克斯出生。这是一个人生励志故事,也是一个足以感动中国的故事。但他的励志和他的感动远不止此。

 他做了什么?

1.帮残疾人免税

根据1991年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残疾人可减免税收,但临沂当地政府直到1996年,依然在向残疾人士征税,陈光诚与当地政府多次交涉未果,遂于1996年寒假,到北京上访。此后临沂地方政府接到上级批示后,终于表态要停止向残疾人士征税。

2.帮农户停止两田制

先说什么叫两田制。两田制,发起于山东平度农村,主要方案是将承包地分成口粮田和责任田,口粮田按人口平分,一般是每人0.4-0.6亩,只负担农业 税;责任田则按人、按劳分配,或者以村政府的名义进行招标承包,除了负担农业税,还要交纳一定的承包费。这种制度给地方政府较大的土地支配权,损害农民的 利益。因为本来只要交农业税,现在要多交承包费。1997年后中国中央政府不允许两田制,但同年东师古村却开始实行两田制,加重了村民的负担。陈光诚通过 《半月谈》了解到上级政府不允许搞“两田制”,1998年夏,他到北京上访,最后终于中止了村里的两田制。

3.计划生育维权案

先说什么是临沂地方计划生育工作。这个工作起于2004年7月9日中共临沂市委、临沂市人民政府印发(临发〔2004〕18号)《关于加强新时期人口 与计划生育工作的决定》,是临沂这一计划生育运动的发端和法规依据。2005年2月14日,临沂市政府再次印发红头文件,强调必须采用更强硬的传统手段。 2005年3月开始,临沂市三区九县开展大规模“暴力计生运动”,抓人、打人、关人、强制结扎、强制堕胎、办学习班、收学习费等。

(财识网)【要有光,要有诚:关注时代英雄“陈光诚之一】

盲人赤脚律师的故事

文/翟明磊

陈光诚,最初最深的印象是他的手。在北京到临沂的129号公路牌下,凌晨三点。下了车,一双温暖的手就握住了我。以后几天,这双手握着我的手走遍了村 里。失明的他只能用双手接触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双手是他表达情感的渠道:与你五指交叉相握是信任的信号,稍稍用力是在压抑内心的愤怒,轻拍你的手是会意, 双手摸着对方的脸庞是在说: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手总是热的……

掏鸟窝的瞎孩子

陈光诚是山东沂南县东师古村里土生土长的农民。一岁时一场高烧烧瞎了他的双眼,贫寒的母亲忙着为大户人家做饼顾不上孩子,父母无奈地搓着手,听着孩子 哭了一夜。对于小光诚,这一夜后,天再没有亮过。在这个偏远的沂蒙山脚的村庄,双目失明,并不能改变他是村里最调皮的孩子:他最会掏鸟窝——想一下?原来 他让树下的孩子用竹竿绑着锅盖盖住鸟窝的口,他就循着小鸟的叫声爬到树上,一掏一个准。长大以后小时候的伙伴见到他,还会说:“什么时候再去抓鱼?”原来 他是全村最会捞鱼的小孩。“我看不到鱼,但我知道鱼会在哪里,什么样的石头下会有鱼”

童年是快乐的,帮父母收麦,用双手感觉麦田风的变化。不快乐的是,村里有孩子看他眼瞎捉弄他,例如打一下他的头就跑。小光诚的策略是当时不反应,记住 对方的口音,下次碰上,一把抓住小坏蛋,痛打一顿。当正常孩子捉弄光诚时,旁观的大人往往只说一句:嗨,弄人家瞎子干嘛。当光诚打小坏蛋时,大人就会慌忙 出手相救。“原来他们潜意识中认为捉弄盲人是蛮正常的。”这个世界是不公正的,他想。

对于盲人,机会永远是那么少。十八岁时,他才上了小学一年级。有幸逃脱众多盲人文盲的命运。略识文字的父亲,给他念水浒,三国。路见不平一声吼,种在 他心里。在盲人中学,校长把孩子们关在学校,以交通安全为由不让他们出校门一步。陈光诚带着学生们向学校干涉:“咱们学校是为学生一时负责,还是为一世负 责?”终于取得出校权。

当时全国只有两个大学招盲人学生,每年盲人大学生只有四五十人,全部是学中医与推拿。1998年陈光诚从南京中医学院盲人班毕业,全国这样的盲人大学生只有四五百人。在人们眼中,盲人除了推拿,算命,干不了别的事。

陈光诚偏偏走了一条不一样的路。

他回到了贫穷的小村。

一声吼

陈光诚在家里喜欢评论事,渐渐地乡里乡亲有什么矛盾,家里吵架“什么花盆砸到人了,狗咬人啦,儿女不养老啦”都会让他评个理。陈光诚总是按自已心里的 道理说个明白,有一次偶然听到法律条文,陈光诚发现,自已想当然整出来的理,和法律还挺象的。陈光诚就让父亲给他读法律,听广播的法律栏目。

@tufuwugan 屠夫 部分推文


心得共享1:昨晚有好几个是为民主自由坐牢的前辈,有的甚至超过15年,如胡石根,有坐八年牢的老记者高勤荣,有时评人莫之许,有基督徒,有许志永,有杀猪的我,有前线刚回来的李建军等共十几个,大家对目前局势和盲人事情深入探讨,各自发表意见,我学到很多,与大家分享。 (链接

心得共享2:大家一致认为打压会越来越厉害和细致化,它们花了很大代价对公民管理进行格式化,切割所有联合的可能,只会更流氓和没有底线,自我改良是不可能实现,只有逼迫和抗争才有可能使它们收敛。 (链接

心得共享3:暴政是正在发生的,而有些人当心的暴力和暴民不是由人民决定的,是当局决定的,是不可预知性,所以没必要担心不可预知的东西,要对正在发生的暴政做出警惕和抗争,而不是对未知不是人民可以决定的东西加以警惕。 (链接

心得共享4:中国的情况和任何国家都不一样,每次世界大变革的时候我们都没跟上,所以任何国家变革模式在我们这里都变成无法复制,未来谁也无法预知,但毒才砖制早晚是要走向死亡,时间表我们不知道。 (链接

心得共享5:不能幻想和期待,只有公民觉醒才有希望,互联网是我们的利器,但也是它们的利器,它们管控也细致化,它们会养一批水军,五毛,意见领袖来愚弄那些没有判断能力的人。 (链接

心得共享6:盲人案子不要刻意去什么化,该干嘛干嘛,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为盲人呐喊就是为每个人呐喊,是坚守底线,要有始有终,盯到底,要不断的全去旅游打酱油。 (链接

超级低俗屠夫 @tufuwugan

人权观察执行主任 @KenRoth 的推文


译:相对论媒体在陈光诚被软禁的中国场地拍摄之前应该好好读一下这篇文章(纽约时报

Relativity Media should've checked http://nyti.ms/pvK6cx before filming in #China base for Chen Guancheng house arrest http://reut.rs/uMYuL6

推文链接

@zhaolianhai 赵连海 部分推文


(编者注): 刘沙沙 (@lss007) 10月27日北京时间7时许被警方在临沂车站带走..

牵挂目前处于失踪状态的刘沙沙,我今天也先放个话:沙沙如有什么不测,我赵连海会以命相拼! http://picplz.com/4xcm链接

就冲沙沙多次以命相拼救我,我赵连海为她一回也是报答!我也早多次对上面提过:别动刘沙沙,动她之前先弄我,否则我不会干!刘沙沙是我最敬佩的女性之一!此照片是沙沙曾奋力保护我的照片。我与沙沙的情谊就是姐弟之情,胜过手足! http://picplz.com/4xdL链接

刘沙沙如被秘密失踪或其他我肯定是不会干的,不是出于冲动。此次如对沙沙太过分,我天安门是去定了!做事讲究个分寸及礼节,明天我先主动邀请上面谈话,尽快让沙沙平安,否则就同时把我办了吧,否则我不会消停!没办法,有的事情无法逃避坐视不管!刘沙沙与我及我家庭的关系上面明白,希望上面能理解! (链接

很晚了,睡觉,明天给上面电话主动邀请谈话,希望上面能妥善处理刘沙沙被失踪一事及听取一些好的建议,我们不想事情过于激化导致彼此都有过多伤害,我们都希望事态能向好的方面转变。 (链接

刚电话给上面负责我的两位官员谈刘沙沙一事,一位官员在外地明后天才能回京,他们电话里答应我回来后立即过来与我谈话,我电话里先简短谈了我的想法,尽快让刘沙沙平安,我电话里很平和,我也希望见面谈话也是如此,但是要解决实质问题——让沙沙平安回来。 (链接

赵连海 @zhaolianhai

Blind activist a touchstone of freedom


南華早報
Blind activist a touchstone of freedom 盲人活动家——一块自由的试金石

英文链接

@tengbiao 滕彪 部分推文


【陈光诚】出狱前,我和一些朋友曾与袁伟静讨论了出狱后的安排,大家有不同的意见。我虽然倾向于多找人前去监狱迎接、直接带他来北京这个计划,但我强调必须尊重光诚家人的意见。伟静担心这样光诚就又成为关注焦点了,当局会更迫害他;不如低调回家静养身体。1/3 (链接

这是非常说得通的。我们没理由违背光诚妻子的意愿。而且这种事情,谁都不能保证自己的想法正确。能够大致预期自己行为的后果,这是法治社会的特点。后来的事情大家基本上看到了。临沂对这种善良愿望的回答是,迫害升级。2/3 (链接

这是去年十月袁伟静辗转传出来的信:“情况远比几年前更糟,所以我有些着急,也很后悔关于光诚出狱尽量低调的安排。我确实没料到出狱后当局会如此厉害。…希望转告一些国际组织及相关媒体,希望他们尽最大努力,公布真相。”3/3 (链接

(编者注:补充一条)

袁伟静信中还写到,“我想我们的状况从法律的角度上讲和05年还是不一样的,当局现在没有任何理由拘禁我们。我担心这种状况时间长了,(光诚)也可能会变成又一个高律师,因为他们会觉得做任何事情都没有代价。”4/4 (链接

滕彪 @tengbiao

@artistsspeakout: 试着去看望 - 然后说出来


2011年10月28日,Artists Speak Out 发表主题文章,题为:

“The Hangover”团队在离陈光诚30英里的地方拍电影,敦促他们试着去看望 - 然后说出来

文中介绍陈光诚是谁,人们去探访的经历,Relativity Media 和演员的联系方式,英语呼吁信的样本和临沂到东师古村的地图。

原文链接(英语)

@ChinaGeeks 致 Relativity Media 的公开信


2011年10月29日 @ChinaGeeks 发表致 Relativity Media 的公开信。

信中提醒 Relativity Media 正在山东临沂拍摄的喜剧片《21岁派对》就在陈光诚被软禁的附近。

...

陈光诚的6岁的女儿直到最近不得上学,现在还得被几个便衣监视上学,建议把电影的名字改为《6岁派对 (Six and Over)》。

公开信号召人们给 Relativity Media 和演员写信,并附上了他们的联系方式。

原公开信链接(英语)

2011-10-29

為陳光誠割袍斷義-----盛雪记葛洵

在舊金山正好趕上流亡作家廖亦武到灣區,接連的幾個活動連續見到葛洵幾次。有兩次在飯桌上,大家談笑之間,他突然沉鬱而決絕地說:「誰要是不為陳光誠發聲,我就和誰割袍斷義。」說完就低頭繼續用手機發推。


  我心下一驚。葛洵為遠在千山萬水以外,非親非故的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與朋友絕交,顯見為此事用情至深,也顯見他的焦慮和感性。大家在飯桌上七嘴八舌談論了一陣子陳光誠的案子,也湊了不少主意。葛洵則一個個叮囑,一定要為陳光誠發聲。

人权组织抗议在维权人士陈光诚家乡拍电影



中国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长期遭到政府监控一事再次引起争议。美中联合摄制的一部电影由于在陈光诚的家乡临沂拍摄而遭到许多中国网友抨击,美国一个女权组织警告说,如果美方公司不停止在临沂拍片,他们将在全球发起抵制这部影片的运动。

据临沂资讯网介绍,美中合拍的这部喜剧片名叫“21岁派对”,其剧情恰好与临沂密切相关。剧中的男主角就是在美国读书的临沂小伙,剧情围绕着他“有违父命”、追求自由青春生活的脉络发展。

参与拍摄此片的美方公司Relativity Media在其新闻稿中介绍剧情说,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在参加医学院重要面试的前夕庆祝他们的21岁生日,然而,一杯接一杯地狂饮啤酒导致的恶果使他们终身难忘。

英媒:网上严打无法阻止探望陈光诚


《每日电讯报》周五(28日)国际版头条以“盲人维权者的光芒照亮了中国黑暗的角落”为标题的长篇文章,讲述中国网民发起探望陈光诚行动
并揭露探望陈光诚的人遭殴打。

该报记者Peter Foster在文章中说,10月26日,在山东临沂东师古村附近的一个派出所,他亲眼看见前去探望陈光诚的30岁的王雪臻女士被警察狠狠地打耳光。
文章说,盲人维权者陈光诚被软禁的东师古村,现在吸引了中国各地的维权活动者,反对在这个黑暗角落进行的违法行为。

【强势围观】有图有证据,刻意抹黑光诚是有黑手操作 BY--@姑娘很生气新浪微博





2011-10-28

网友首次公开陈光诚遭毒打细节



本周三,中国调查记者李建军、英国记者及网友王雪臻等人再探陈光诚,遭当地派出所警察羞辱和殴打;周四,曾两次探访陈光诚的网友何培蓉向外界公布陈光诚在7月底,偶然和外界通话后,夫妇遭当地官员暴打数小时的详情。

从10月5日启动的"十一长假探光诚"活动,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近百位网友和维权人士到陈光诚的家乡山东临沂进行探访,大都遭遇当地国保及看守的暴力阻拦和殴打。

10月26日,中国知名的独立调查记者李建军、英国《每日电讯报》记者福斯特(Peter Foster)及其助理、山东维权人士王雪臻等人再探陈光诚。据记者李建军对德国之声透露,在得到临沂政府对其探访陈光诚是合法行为并可以保证人身安全的情况下,在陈光诚所在双堠镇的派出所,被警察羞辱及殴打。

陳光誠哪點讓我最感動?--- @pearlher网友珍珠的话

陳光誠哪點讓我最感動?第一次在他的錄像里看到他手搖入獄前滕彪送給他的花環,看到偉靜在錄像帶里向朋友們托孤,看到他們夫妻在如此與世隔絕的地方一遍遍撥打朋友們的電話,堅信朋友們從未放棄過救援他們,雖然,我沒和光誠大哥見過,但是值得為這樣的朋友兩肋插刀,絕不能辜負了這份信任。

今年7月陈光诚夫妇惨遭4小时毒打,知情者震惊披露细节

对华援助协会获悉,今年(2011年)7月28日,陈光诚夫妇遭到长达4个小时的残酷殴打,他们的孩子在场亲眼目睹。

(2011年)7月21日,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一致通过了支持中国山东省临沂地区双堠镇东师古村的盲人维权活动家陈光诚和他妻子的修正案。(参看:http://www.chinaaid.net/2011/07/721.html)

7月25日,因为雷电破坏了陈光诚家周围的电子屏蔽设施,陈光诚往外拨打电话成功,但随后电话被监听到。

7月28日,双堠镇长张建带队,毒打了陈光诚和袁伟静4个小时:下午2点村里清场;3点,地毯式搜查陈光诚的家,从灰烬里找到一个电话卡;4点开始殴打。最初只听到陈光诚的惨叫声、袁伟静的怒骂声以及6岁的女儿陈克斯的哭声。不久,袁伟静也开始惨叫。后来,听到的只有惨叫声,持续到晚上8点才停止。事后,邻村的村医获准为陈光诚草草地治疗一下。

张健毒打陈光诚,是要他们夫妻交代电话手机卡的来源以及收藏地点。遭到拒绝后,看守们开始地毯式搜查,在烧尽的草木灰里找到了手机卡。于是,这些看守当着孩子的面毒打夫妻二人。

7月28日毒打陈光诚时,他的老母亲不在现场,被阻拦在外。当允许她进到陈光诚家后,邻居听到老人家撕心裂肺地号啕大哭了许久,其悲惨令人不忍聆听。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的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曾经在8月30日的报道中,根据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的消息来源,提到陈光诚遭到暴打的事件,但细节不祥。(参看:http://www.chinaaid.net/2011/09/blog-post_4871.html)

对华援助协会针对山东临沂政府实施的这种法西斯行为表达极大的愤慨和谴责。难道,埃及和利比亚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你们的邪恶还能持续多久?

(摘自: 对华援助协会)

外媒采访陈光诚遇阻, 维权女被警察煽耳光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一家长期遭当局监控事件引起的社会关注持续升温之际,有外国驻华记者赴临沂采访期间被当地警方短暂扣留后获释,另一名在当地采访的外籍记者说,在陈光诚家乡派出所亲眼目睹一名年轻女子脸上被警察抽了一巴掌。有关注者表示,希望当局对待自己的国民能像对待外国人一样“温柔”。

日记者遭短暂扣留

据美国之音报导,日本时事通讯社驻北京记者成山英己一天前在临沂火车站目睹探望陈光诚行动的发起人之一刘沙沙被警察抓走以后,他自己10月27号(星期四)也在临沂市被警方短暂限制人身自由,他的手机一度被警方拿走,稍后归还。几小时后,他在当地被外宣部门官员谈话,听了有关临沂的正面宣传,然后才获得自由。


接连目睹两人被抓

星期四晚上,在临沂等候飞回北京的这位日本记者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天上午,他与英国每日电讯的记者和助理以及积极关注陈光诚及其女儿人权的王雪臻一起在临沂一家饭店吃过饭以后,英国记者及其助理先行离开,而他和王雪臻准备出去时,被等在在饭店大厅里的多名警方人员抓到一辆面包车里。

他说:“我对他们那些公安提出来,我是外国记者,日本记者,所以,后来他们决定(把)我放了,但是那个女的网友是一个人抓起来了。”

官员:采访陈光诚须经本人同意

成山英己表示,他和当地外宣官员谈话时要求采访陈光诚,对方作出了公文式的例行答覆。

他说:“我放了以后,在饭店里面,宣传部门外办的人员来。一过来,我对他说,我想采访陈光诚的问题。他说,采访的时候,应该(取得)同意。在北京的外国记者去外地采访的时候,应该需要采访对象的同意。”

自称已经很多次采访负面新闻事件的日本时事社记者成山英己表示,他在获得释放后曾乘坐出租车到东师古附近观察。由于两天之内看到两名陈光诚支持者被抓和自己在临沂的遭遇,他判断此时到村里采访有危险,所以没有下车,只是在周边地区绕了一下就走了。一天前,他在郑州采访刘沙沙以后,两人一同到了临沂,刚下乘火车,刘沙沙就被一男一女两名警察强行带走。

英媒记者:目击警察对女人动粗

已经回到北京的英国每日电讯记者彼得‧福斯特(Peter Foster)星期四晚上对美国之音表示,一天前,他与一名助理在陈光诚家乡双堠镇公安派出所,亲眼看到积极关注陈光诚女儿就学问题的网友王雪臻被一名撕掉警号的男警察猛打了一巴掌。

他说:“当时她(王雪臻)说,我上次来这里的时候遭到殴打和抢劫,你们不但不受理我报案,反而把我遣送回家。就在争论的时候,甚至在外国记者在场的情况下,一名制服上没有警号的警察朝王雪臻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

福斯特:东师古村恶棍横行而警方不作为

这位驻北京的英国记者指出,当地一些流氓对前去探望陈光诚一家的各地人士肆意妄为,与警方没有提供必要保护有关。

他说:“我认为,东师古的各个村口有数十名流氓打手把守,警方对此又不提供保护,网友们感到非常可怕。”

多次前往东师古的河南维权人士刘沙沙至记者截稿前手机一直无人接听,她被警方带走后去向不明。

另一方面,作过李双江儿子打人事件相关调查报导的前成都商报记者李建军星期四晚上在临沂市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以公民身份前往东师古村的途中接到山西家中电话,说当地警方对他家人进行了威胁,要他立刻返回。李建军表示,他不得不停止了探访陈光诚的行动。

星期四晚上,已经回到山东莱阳家中的王雪臻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她星期三在临沂市兰山公安分局大岭镇派出所曾被关在有铁栅栏的房里,并遭两名女警察带有侮辱性的搜身。

网友盼官员善待同胞

与此同时,在中国工作五年多的日本记者成山英己表示,那位临沂的官员对他的态度是“温柔”的。曾多次只身开车到东师古村探望陈光诚遭遇严重暴力拦截的南京网友何培蓉(网名珍珠)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希望当地官员也温柔地对待自己的同胞。

双目失明的陈光诚因协助村民反抗暴力推行一胎化政策而坐牢四年多。去年9月他刑满出狱回到家中后至今,当局派出至少十几人日夜轮班在他家院内和村口严加把守,房屋前后安装监控摄像头,手机信号也被屏蔽,他老母亲只许在严密监视下出门购买生活必需品。陈光诚的6岁女儿不久前才获准在看守人员监管下上学。过去一年多期间内,陈光诚和他妻子袁伟静曾遭到当地政府雇用的打手殴打受伤。

2011-10-27

@我不是郭玉闪


@我不是郭玉闪:就用这个小号继续说说陈光诚吧:一日复一夕。一夕复一朝。颜色改平常。精神自损消。胸中怀汤火。变化故相招。万事无穷极。知谋苦不饶。但恐须臾间。魂气随风飘。终身履薄冰。谁知我心焦。——阮步兵

链接

贾葭:为何囚禁陈克斯的爸爸?【来源于贾葭的腾讯微博】


提议设立陈光诚中国行动日---万延海

2011-10-24
山东临沂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出狱后被软禁在家、并持续遭受当地政府暴力侵害的事件,引起越来越多网友们的关注,特别是一些官方媒体记者、著名知识分子和作家们加入了声援的行列。

10月5日,中国国庆长假期间,维权人士发起集体探望陈光诚的行动。10月15日,国际盲人日,大量网友先后到达临沂,访问陈光诚,但均受到暴力攻击而无法探视。目前,每周都有成群结队的人们从全国各地赶往山东临沂“找打”!对陈光诚的关注,再次揭开中国人权运动历史上的新篇章!

中国文档:支持光诚,解放光诚


中国文档链接

原汁原味的《墨镜.肖像》

网友探望陈光诚惨遭围抢围殴

Free Cheng Guangcheng 陈光诚视频-合并压缩完整版

video

10月26日探访记录(图文)【匿名用户发布】


2011-10-26

公民屠夫致电临沂公安局申请加入匪帮的录音

公民屠夫致电临沂公安局申请加入匪帮的录音 by aipaopaopao

http://soundcloud.com/aipaopaopao/track-1#utm_campaign=autoshare&utm_content=http://soundcloud.com/aipaopaopao/track-1&utm_medium=facebookprofile&utm_source=soundcloud&utm_term=20111026

长平:临沂离北京有多远?


北京观察 | 2011.10.25

以个人身份探访山东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的新华社记者石玉向德国之声证实,他已经因此事离职。评论人长平认为,记者因为对敏感事件公开表态而被迫离职,是一种来自公权力的政治性惩罚。此事也表明,陈光诚在遭受着系统性的打压。

在中国山东临沂市有一个村子,任何陌生人从此经过都会遭到严格盘查,骚扰阻挠,甚至殴打关押。最近有上百人前往验证,屡试不爽。新华社所属《国家财经周刊》记者石玉是其中一位,他利用假期和朋友前往该村,在路口就被拦截,然后被一伙不明身份者抓进车里,戴上头套,拉到不知何处的屋子里,关押殴打和抢劫,非法拘禁约20个小时,随后警方以涉嫌盗窃的理由将他遣送回原籍。两周以后,他被所在媒体解除工作关系。

这个村子里住着一位叫陈光诚的盲人律师。他曾经帮助残疾人讨回法律规定但地方政府拒绝执行的减免税费,帮助村民减除不该负担的土地承包费,还揭发当地计划生育政策中的野蛮行径,因此而被控以故意破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罪入狱四年。刑满释放之后,即便在构陷他的法律中,他也理当回归自由之身。然而,他的家成了新的囚牢,而且比监狱看得更紧。他与外界的一切联系被切断。数以百计的陌生人遭到拘禁、殴打和抢劫,就是因为被认为是前来探访他。为此,从他家到附近国道路口,常年都有数十人看守。


很多人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对一个盲人如此残忍,为什么要明目张胆地侵犯人权,为什么可以肆无忌惮地藐视法律?有一些不肯相信自己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中的人说,这是只会发生在山东临沂的一个特例,原因是那地方的法治比较落后,官员比较狠毒,而且可能就是因为刚好遇到几任市委书记都特别坏。他们认为,这种事不大可能发生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这样的大城市,大城市的官员也会觉得临沂给共产党和中国抹黑,只要让中央领导知道这事,特别是让主张公平正义的温家宝总理知道这事,一个批示就可能解救陈光诚。

2011年10月25日公民李建军去探望盲人律师陈光诚之前在临沂公安局的一段录音!

公民李建军去临沂公安局的录音 by aipaopaopao

因为客观原因录音从2分钟后开始。  http://soundcloud.com/aipaopaopao/track#utm_campaign=autoshare&utm_content=http://soundcloud.com/aipaopaopao/track&utm_medium=facebookprofile&utm_source=soundcloud&utm_term=20111026

被和谐的《谁是陈光诚》

广东三农直通车“谁是陈光诚”曾短暂播出,很快就没了。只有网友做的一些截图...



陈光诚是谁?



原文链接

光诚中国


链接

近期英语国际媒体报道(浏览链接)


New York Times: Chinese Persist in Bids to Visit a Dissident

Wall Street Journal (blog): Social Media Helps China Activists Score Victory for Blind Lawyer

Bellingham Herald: China cuts access to lawyer who fought one-child policy

DFW Catholic: CHINA: FAMED BLIND ACTIVIST CHEN GUANGCHENG – DEAD OR ALIVE?

The Associated Press: China activists renew efforts to see blind lawyer

AFP: Police warn China activist against speaking out

Radio Free Asia: Chen Campaigners Detained

China Media Project: Chen Guangcheng, in and out of China’s media

Miami Herald: China cuts access to lawyer who fought one-child policy


注:此为不完全统计 (This is not a full list)

墨镜猫寻光诚

寻人

原图链接 (By jeanyim)

公民胡佳 2011年10月25日


微博直播有一定聚光灯效应。山东省公安厅和临沂公安局对微博有情报分析。“敌情分析会”上有实时部署。沂南县公安局只听命跑腿。信访是边缘化机构,没有实权。莫忘姜瑜也曾说光诚可以自由探访呢。明天到达东师古的那一刻将是梦醒时分。噩梦降临,抑或好梦成真,但愿是后者。不乐观。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刑法105条第二款。我2008年4月3日就是被以这个罪名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今年6月26日刑满释放。这是言论罪,也是政治罪名。由归属公安系统的“国内安全保卫(国保)”负责侦办。要好好为曹海波呼吁自由。


不必怀疑,迫害陈光诚就是山东国保实施的。现在对付来访者的,也是由国保自身并指挥基层政府具体操作。光诚是盲人,给他安不上山巅,安不上泄露国家鸡米,最后就以聚众扰乱交通和故意毁坏财物定罪。实际上是政治报复刑事化。原因就是他向海内外揭露残酷的暴力计划生育。


我想追求的指标是开放报禁、开放报禁、普选、军队国家化等。社会转型必须实现这些才谈得上正义。以前我对迫害者非常愤恨,但现在更多的是怜悯。停止冤冤相报,没有快意恩仇。也许我会找个地方大哭一场,放下所有仇怨,宽恕那些施暴者。


和我们真正较量的不是村口那些乌合之众,他们随时可作鸟兽散。也并非你遇到的基层警察。这类人没有权力策划司法程序将一个无辜的公民送进冤狱。你在一场大 戏中,被临沂把你当本色演员。最简单的事实是一个月以来我们向山东省公安厅、临沂市公安局和沂南县公安局报过无数次案了。明天眼见为实吧。
 

“国内安全保卫(国保)”是党卫队,以前叫“政治保卫(政保)”。中国是权大于法,党高于政。国保政治秘密警察系统当然享有特权,党把它看作维护执政地位的重要暴力机器。维稳体系越提升重要性,国保的特权越大。很多所谓被“喝茶”的民间人士,大部分就是被国保施压。

2011-10-25

纽约时报:探访陈光诚愈演愈烈


原文链接(英语)

对国际媒体记者的野蛮行径

事发时间:2011年10月20日,星期四

via @TomLasseter

(译)这个照片就是在东师古附近要把我的新闻助理从车窗拉出去的那个人。

A picture of the guy who tried to drag my news assistant out of a car window near Dongshigu


原推文

(译)此人想把我的新闻助理拉出车窗,他旁边是一辆大众车,后来,用每小时100英里以上的时速追我们。

The man who tried to pull my news asst out of a car window, walking next to the VW that then chased us at 100 mph+


原推文

附:Tom Lasseter 报道的链接

黑帮暴力难阻 探望陈光诚潮

探望陳光誠30網友遭圍毆

转载新闻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 2011-10-24 探望失明維權人士陳光誠的人前仆後繼,週日,一個約30人的探訪團抵達山東省臨沂東師古村時,遭數十人包圍毆打及搶掠,有數人受傷。(姬勵思報道)

來自全國各地近30名網友,周日自發結隊前往東師古村,試圖探望陳光誠。他們到達村口時,隨即遭駐守的監控人員暴力驅趕及毆打,並搶走他們的財物。 其中之一江西省地區人大獨立參選人士劉萍周一對本台粵語組表示,他們在村口向前邁進約三十米時,幾十名一直在村口駐守的人員隨即採取圍攻行動,對他們拳打腳踢,又搶掠他們的財物。

2011年10月24日



@公民胡佳:沂南县县委书记和县长四个电话轮番打了一个小时。至21:51,打得县委书记刘淑秀被迫 关机。县长王常胜电话,只有座机接听了一下,一听找他就立即挂断。刘淑秀的固定电话带固话彩铃,说沂南县是诸葛亮故里、红嫂家乡。我看应该与时俱进,加上 陈GC家乡、人权旅游圣地。                      
2011年10月24日

公民胡佳:所有对GC受难和志愿者被袭负有侵害或不作为责任的山东官员,你不接电话,我就给你发短信。“我是临沂CGC的北京兄弟胡佳。你们的手下非法拘禁GC一家,殴打抢劫来访公民,你已经背上了历史责任。你懂触犯法律的恶果。滥权是比腐败更严重的犯罪。你还想走多远!?”                         
2011年10月25日 00:19

@建军伟业预备役: 刚才有人给房间打来电话,问我跑山东干什么。我说探望陈光诚,她说陈是特务,我问她有什么证据。她说手头有充分的证据,但没义务给我。她劝 我,管好我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我微博上的信息他们都知道。我可以把这视为一种威胁吗?况且,这样一种态度,置同意我前来的临沂市委市政府决定于何处?
2011年11月24日 22:12

@建军伟业预备役:再次声明,我现在很安全,非常的安全,刚才那个骚扰电话今晚只有一个,后来再也没有出现,我甚至怀疑,那只是有网友恶搞。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只是一个电话而已,保持一定警惕足矣,没必要过度紧张    2011年11月24日 23:28 

秀才江湖:今天早点睡!明天去北京!此行的目的是去北京召集一批网友,一起去山东临沂冻尸骨村!土匪不让进,我们也要想办法,没有理由放弃!
公民胡佳 :2006年总共有五位华人获此殊荣,分别是“盲人律师”CGC,温家宝总理、民间环保人士马军、电影导演李安、时任国美电器总裁黄光裕。发布此消息 时,GC孤身已在临沂警方异地“监视居住”式的非法拘禁中。《时代》曾评估过发布GC的利弊,我们认为是利大于弊。//@张永攀一试:下面是06年时代周刊的一期封面,该封面是当年的影响世界的100人,找找哪个是陈GC。
2011年11月24日 22:15

2011-10-24

李承鹏:村


有个村,此去凡百八十里,倘骏马奔驰,不消一日即可面谒孔子。此去离孟子亦不远,那里有“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倘身体无恙,心情大好,步行三十公里,可听姜太公在《六韬》与国君对话:贵民、重民,民乃不虑,无乱其乡,无乱其族。沂之南、汶之北,原是我族思想最光芒的地方。

可是,这个村如今有个瞎子,己不可著书传言,妻不可外出就医,其屋屏蔽手机信息,高墙内外侦骑遍布,阡陌纵横暗哨四伏……要知,那个信访老头怀才不遇,仍能周游列国,晚年著《春秋》。姜子牙不钓鱼钓王侯,终于位列王室屋脊。可这个瞎子在圣人之地,不可迁徒,未知其踪,难料春秋。

大家知道,这并不是个瞎子,他的眼睛有如夜明珠。其实常识就是夜明珠,白昼平淡无奇,不过是一块石头,只有黑夜降临,它才熠熠生辉。他所说,不过是一些田、一张地铁票、一条河水的污染……王法之下,常识竟成危言耸听,让我恐惧的不是四年零三个月,而是匹夫无罪,怀珠其罪。

我觉得判一个盲人扰乱交通罪,其实是一个病句,说一个盲人奋力破坏了公物,也有些枉然。在一些大城市正考虑开放二胎,小悦悦不幸被辗压激发政府慨然下令“谴责见死不救,倡导见义勇为”的时候,这个瞎子阻止对怀胎六月的孕妇强制堕胎,是提前的见义勇为。当然这些都是敏感瓷,为了更好地改善这家人的生活境遇,我自愿跟《环球时报》保持高度一致,要沟通而不是对抗。我认为这件事跟意识形态无关,只是人民内部矛盾不小心被外部化而已。至于人民内部矛盾被外部化的古怪逻辑,又只是因为外人褒了一个奖。可见被外人褒了一个奖是件极不幸的事。这道理跟小时候我爸打我是一样的:我爸打我,一般打几下就行了;如有外人劝阻,我爸脸上挂不住更要使劲打我;如果外人批评我爸暴力还夸我是个好孩子, 我爸大怒之余定把我拖回屋里海扁且骂“有外人撑腰了不起啊”……这个挨揍的体验相信很多中国孩子都是有的。那时我就觉得,我爸其实是不自信的。长大以后,我知道我的村也是不自信的。

Sunshine Delivery. 阳光快递 :-)

Sunshine Delivery. 阳光快递 :-)

--善待克斯,给她微笑

墨镜肖像项目同时发起 Sunshine Delivery. 阳光快递活动。您可以:

给克斯写信、明信片和贺卡;
或给克斯的学校、老师、同学和同学的家长寄信,明信片;
或给克斯和她的学校寄送书籍, 玩具,小礼物等等;
或让您的孩子给克斯画一张画,说说他们的感受。

请大家鼓励克斯,关爱克斯,呼吁克斯身边的人善待克斯,给她微笑,哪怕是一个善意的眼神。
Sunshine Delivery. 阳光快递活动收集所有寄出的信、明信片和玩具礼物的照片。请您将照片寄往:ichenguangcheng@gmail.com。所有照片将在 http://sunshinedelivery.blogspot.com/ 展示。

地址之一:邮编276312 山东临沂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 陈光诚 袁伟静 。
地址之二:邮编276312 山东临沂市沂南县双堠镇崖子村联小,陈克斯。

谢谢大家!

墨镜.肖像项目
Sunshine Delivery. 阳光快递 :-)

要有guang! 要有cheng!



http://youtu.be/3vlG49w1vbs

老树画画


原画链接(新浪)

视频:王克勤谈陈光诚

video

最大的网友探访团今天探访陈光诚

(参与2011年10月23日)来自全国各地的20多名网友,如赣南@刘萍196412、大连@肉唐僧、@不客观分子、北京@王小山、@不加v、@参前、@杨某一16、@江西新余老六,还有著名作家章诒和等人前往临沂探望陈光诚,却在雨中于今天上午11点半左右达到临沂东师古村口,遭到临沂地方当局的疯狂拦截、抢夺,队伍被冲散。

这是到目前为止这是人数最多的一支队伍。
刘萍发出消息说:“接近东师古目标,路上遭遇拦截,极为疯狂……”网友“奴隶二代”也说:“刚打通小芹电话,连续呼喊“救命”之后,电话断了。
”网友“重口味的花错”发出信息:“情况突变,对方来人抢设备,大部队被冲散,正在报警。紧急。”

对于今日的行动,新浪微博网友“革命的前夜”表示:"今天,大批网友赶赴临沂,他们带着良知,带着人性去看望一个盲人。这个盲人已经成为一个符号,与政府恐怖主义不妥协的象征。

作为懦弱的我,只能在这里为他们加油呐喊!我奢求当年签下“今夜,我们都是美国人”的那些有话语影响力的知识分子,今天也能签下:今天,我们都是临沂人。”

此外,有网友发出信息说,临沂当局依然不给陈光诚治病。“陈光诚最新情况:摆到政府议案上的“给陈光成治病与否”的事没议出结论,搁置下来了。也就是,政府方面没决定给陈光成治病。据知情人说,就这样下去,陈活过春节就算是奇迹了。”

中国网友发起的“自由陈光诚运动”声势越来越浩大,网友们不仅给陈光诚放烟花,还为陈光诚放孔明灯。昨晚,就有网友在临沂凤凰广场为陈光诚放出80盏孔明灯。网友“@paleylin”说:“看到升空的孔明灯图片,我的泪水流下来。仿佛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温暖,看到了友爱。共同仰望的眼睛,不分阶层,只有抱群取暖的渴望。”

2011-10-23

沙画 光诚



@Yaliya12911 再见晨光: 没有枪和炮,我还有纸和笔;没有纸和笔,我还有手和沙;没有手和沙,我还有嘴和牙。哪怕捶碎了我浑身的每根骨头,我桀骜的灵魂依然会高声呐喊:自由,万岁!

原推文链接

为了光,为了时间 ———东师古行记 慕容雪村

(一)
10月14日晚,我在青岛海洋大学做了场演讲,在交流环节,一位大学生问我:你谈到了陈光诚,我想知道,你会不会去看望他?我解释了一大通,没说去,也没说不去,自己也觉惭愧。我曾经在微博上为陈光诚说过话,但无论从何种角度,我的言论都显得有点轻浮——他在黑暗中孤独地承受苦难,我却在温暖明亮的屋子里喝着咖啡。

有人说,陈光诚的遭遇就是我们每个人的遭遇,所以看望他也如同看望自由,一个更好的自由。但我当时并没打算去看他,我有自己的小心思和小算盘:我不想自己的书被查禁;不想当敏感词;我计划去几个国家演讲,不想横生枝节;还有最重要的:我害怕。我怕疼,怕挨打,也怕失去自由。

和光同诚:我的感受 @李华芳

@李华芳 “和光同诚”是最近一个令人瞩目的活动中涌现出来的新成语,你如果参加过要有光要有诚的活动,或许已经留意到了。或许你没有,但只是因为被删除的关系吧。但删除也没有关系,因为总有人默默记在心里了。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写了一篇文章《要有光要有诚》,在微博上被广泛转载,而后我转发了@蟹农场 发起的一个戴墨镜拍照片支持光诚的活动,得到了上千网友的响应,尽管还是被删掉的多,但你们的创意和支持,已经足以证明了普遍人性的价值。而后是我的微博出问题,头像和谐、内容受限至今。接下来的故事还在进行中,但有一些我感受到的,仍旧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一盏灯也能照亮天空



原文链接

视频:吴稼祥谈陈光诚

video

雷无声:用实际行动让陈光诚迎来自由的阳光

作者:雷无声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山东临沂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因为带领村民维权,结果被法院判刑4年,虽然已经在两年前刑满获释,但是,获释的他并没有自由,时至今日仍然被软禁在家。陈光诚曾进入美国《时代》周刊公布的2006年度全球最具影响力百人榜,这之后,陈光诚的名字便显得更加敏感,在中国官方媒体上极少被提及。

陈光诚获释以后,他的妻子袁伟静曾通过友人艰难地将有关陈光诚的消息传出。但是,在那之后,不仅是陈光诚,就连袁伟静和他们的孩子也一同被官方软禁在家,不让上学。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陈光诚及其家人都杳无音信。所以,珍珠、刘莎莎、妙觉等诸多网友先后冒着巨大危险,前往陈光诚所在的东师古村一探究竟。

2011-10-22

疯蟹:不做黑暗的一部分

来源:《阳光时务》第5期

http://www.isunaffairs.com/?p=807#more-807

「墨鏡·肖像」是一個草根活動,緣起于探訪陳光誠事件。

一個並沒有犯法的身患疾病的盲人公民,在這個空間站飛上太空的國家,卻無法自由地走出家門。全家被軟禁在一個叫東師古村的村子裏,與世隔絕。任何試圖探訪他的公民都會遭到威脅,被跟蹤、被污辱、被毆打和被搶劫。至今為止,我們甚至得不到政府的一個哪怕是荒唐的理由。

我曾經試圖體驗黑暗,想像陳先生的世界。在夜裏閉上眼睛,想知道黑暗是什麼,可是我的眼睛總想張開,在黑暗裏時間越久,眼睛對光線就越敏感,所以至今我也沒有得到答案。

我想讓更多不能去看陳先生的人來想象黑暗,和我一樣,花幾分鐘的時間想一下,體驗並找找自己的答案,然後平靜地面對鏡頭,面對世界,也面對施暴者,說:陳光誠,我支持你,我祝福你。我想把這些體驗和影像彙聚起來,和陳先生的照片站在一起。

每幅照片都有墨鏡或一塊黑布,照片裏有公民,有黑暗,有光,有陳光誠的影子,有恐懼也有對恐懼的征服。如果大家能戰勝內心的恐懼,或許我們的影像能彙集成一個巨大的無聲的黑白圖片牆。我想像著這堵牆會很大很長,並且一直在頑強地生長。

這是另一種對暴力的抗議。我們的影像將和陳先生一起,向這個荒誕的國度,展示我們的憤怒和蔑視。我想,這個活動本身也是一個記錄,一個行為藝術表達,一件藝術品。每個人在署名的時候都體味到了恐懼,體味到了陳先生的痛苦,見證了這個陳先生看不見的世界。

我想,在這個國家裏,對於每一個普通公民而言,參與這個活動都是一個鄭重的冒險,因為或許他們會面臨更大的困難。這些日子裏我收到各種郵件,不少人退縮並擔心,但更多的是勇氣和幽默。對參與者來說,這個過程就是一種掙扎,每個人的心理活動也變成了這個活動的一部分。我為每一位參與者感到驕傲,並期待著更多的公民加入進來。

黑暗不僅僅是看不見,如果我們視而不見,我們就是黑暗的一部分。

参与墨镜.肖像:
http://ichenguangcheng.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html 

上百访民今早出发到尸骨村探望陈光诚

博讯消息,今天早晨,已有上百访民分乘不同交通工具前往山东临沂“尸骨村”探望陈光诚。
据悉,访民们曾争取NGO的支持,但遭婉拒。访民经济困难,这么多人一起出动不易。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871015

东师古游记

东师古游记
2011年10月8日下午6点50分,义乌—徐州K8458,14车091号,125元。我在朋友的担忧和戏谑下踏上了前往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的旅程,此行的目的是去探望一位素未谋面的朋友——一个正直的盲人律师,我所敬重的陈光诚先生。

视频:笑蜀谈陈光诚

video

网友Sarcastic-O寄来一封支持墨镜肖像项目的呼吁信


Dear Readers,

Please take a bit of your time to look and participate in this current campaign.

Chen GuangCheng is a blind lawyer in China. He is also a civil rights activist and helped in drawing international attention to human rights issues in rural areas of China. After talking to Time magazine about the forced abortion cases in Shandong Province, the authorities arrested him under the accusation of destruction of property and assembling a crowd to disrupt traffic (which is a frame in order to get an innocent man into jail). He was sentenced to four years and three months in prison.

After he was released, Chen GuangCheng was put under House Arrest by the government for no reason. Chen and his wife, along with their six year old daughter, are forbidden to leave their house. Security guards make sure that no one can come and visit the family. Many attempts of supporters have been made to visit Chen and his family, however they were turned away by force, threatened, robbed, and in some cases beaten severely. 
 
Chen’s ten year old son is forced to live with relatives in order to continue schooling. He is only allowed to see his family once a year, on New Year’s Eve. Chen’s six year old daughter who was supposed to start First Grade was rejected from the school. Even though she is now able to attend school, four to five ‘bodyguards’ place her under strict supervision by following her to all her classes. The girl is not allowed to play with others, she is not allowed to come into contact with others, toys and books sent to her from friends were all taken away.

The family remains under house arrest to this day.

All this was done, because a blind lawyer spoke out against the interests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 government has no reason to place the Chen family under house arrest. They have no right to cut a six year old girl away from society. Nor should they separate a ten year old boy from his family. 
 
This campaign is called Dark Glasses. Portrait. It was started in order to support the family. Put on a pair of dark glasses (sunglasses/blindfold), ask a friend to take a portrait of you, write a few words about your thoughts (can be in English!), and send the picture to ichenguangcheng@gmail.com. The pictures are gathered at http://ichenguangcheng.blogspot.com/.


Please help in spreading the word. I as an individual may not be able to do much, but the least I can let more people know about this. I as an individual may not be heard, but at least I can motivate other people to speak out with me.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time, I appreciate it if you would participate.


In prayers for a better day.
Sarcastic-O

按:谢谢Sarcastic-O,请大家参与墨镜.肖像项目。让更多的人知道陈光诚,支持陈光诚,直至他和全家完全自由。

网络消息—赵本山要去临沂看光诚

芳草天涯:赵本山上午在北京接受记者访问时说:我以前是靠扮演盲人的小品养家糊口的,之后才混出点动静。我认识好多盲人朋友,他们也都不容易,我也是昨天才听说山东有这么个事儿,太不像话!我会向有关部门反映反映,不行的话我过两天就去那地方瞧瞧,你们媒体也给我捎个话成不?

2011-10-21

视频:秦晖谈陈光诚

video

“光明光诚”烟花行动震撼人心 当局仅作微小让步

(维权网信息员张兵综合报道)以为陈光诚争取自由的“自由陈光诚运动” 在中国大陆已经成为在全民参与的维权运动。除了著名维权人士外,很多学者、记者、演员、企业家、主持人也纷纷加入声援陈光诚的行列,而更为引人注目的是许许多多普通的中国公民为陈光诚的自由而果敢行动。
而来自全国不同地方的五位网友--------@叶隐IV、@公民陈伟、@刁民难当、@滑溜先生2011、 @坚硬的石头,10月18日晚,他们在东师古村边为陈光诚燃放112响烟花的壮举,极大地鼓舞了那些为陈光诚人权而抗争的中国公民。 网友们称此举有 “光明光诚”的寓意。不到一分钟视频上网后,掀起了成千上万的欢呼。人们在视频里清晰地听到了他们高喊陈光诚名字的呼声!
@叶隐先生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况:“我们傍晚涉河勘探燃放焰火地点,必须避开流动岗哨,一人在树林望风,每见到对岸人影晃动,又得退回,如是几次,才涉过蒙河。再穿过庄稼地,摸进村口。同行兄弟:@刁民难当 一马当先开路,@滑溜先生2011 @公民陈伟@坚硬的石头紧紧跟上。”
@叶隐先生根据自己的经验向要赴临沂探望陈光诚网友做了如下的介绍和建议:“【送欢乐,给光诚】在不断前去探视者的勇气震撼下,和网络舆论的压力下,看守已经有所收敛,不再公开打人。悲愤、悲情的强攻阶段已经结束!希望大家,欢乐地去,带着鲜花、吉他,穿着婚纱,点燃焰火,放飞气球、孔明灯,用新人类的欢乐包围东尸骨村,让欢乐飘荡在东尸骨村上空,驱散暴戾,温暖光诚!”“【行动和创造】刚有欲去临沂的南京网友来电,我说了三点:①不直接闯村已经毫无危险。②不要预设任何目标,以正视自己的良知和怯懦为目标。去,行动了,就完成了目标。③做前人没做过的事,或在前人做过的事上稍作变化,即是创造!简例:有人举牌在村口来来回回走30趟了么?没有,你若做到了就是创造! ”
当局在近几个月来连续不断前去临沂探视陈光诚的浪潮的震撼下,在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当局在陈光诚问题上仅仅做了些许让步。著名学者笑蜀在其微博中说:“【代 @郭玉闪 发此微博,他被限制】在舆论压力下,临沂终于有让步:光诚女儿小克斯已被安排在离家不远崖子村小学上学,且不强制其与父母分开,但上下学须看守接送。此让步虽有限,但也值得鼓励。临沂政府应再接再励,依照中国法律还光诚自由,万不可千夫所指下还唾面自干,令世人耻笑。”
但是众多网友认为这种让步是远远不够,陈光诚的身体状况是更为迫切问题。这次参与“光明光诚”放烟花行动的@公民陈伟表示:“光诚现在便血加重,疑是直肠癌,无法出去就医,甚至得不到药物的治疗。。。现在天王老子也无法靠近光诚半步……希望大家把焦点放在光诚的身体上。”
发贴者 维权网 时

陈光诚有病难医,基本生活用品成奢侈品(图)


(维权网信息员蒋理、文鲁力报道)近日,本网信息员经过多方联系,了解到山东临沂维权人士陈光诚身体有病,一直处于便血状态,但得不到及时有效治疗;由于被严密控制无法外出,陈光诚家中连基本生活用品都成为奢侈品,想吃点水果都很难办到,唯一的补品是袁伟静自己在家养的那些鸡;7月份陈光诚又被看守殴打,详细情况至今不明。经多方打探,只得到一些零星消息,可能伤势严重;连月来,临沂当局动用40-50人到东师古村及周边村民家中,逐家逐户做思想工作,说陈光诚是汉奸、卖国贼,威胁村民不得对外透露任何陈光诚的消息;有同情陈光诚的村民,尤其那些曾经帮助他的很多人被拘留,有的长达半年,外界都不知道。因此当地村民生活在恐惧与被蒙蔽之中。至于陈光诚的孩子上学,据该知情人士了解“前一段时间就解决了,只是由于多种原因没有往外发布。”

由于东师古村及周边村民处于这种要么被蒙蔽,要么遭到威胁而恐惧,曾经敢于同情与站出来支持帮助陈光诚的都被严酷打压,有的被迫外逃躲避等情况,所以陈光诚完全处于与世隔绝状态。知情者深切感到“那里确实危险,象白色恐怖区”。

知情者对于陈光诚目前状况极为焦急,悲愤地陈述:“他的处境太危险了!一直便血,得不到医治,连基本生活用品都成了奢侈品。7月份,又被殴打了,情况至今不明。我多方打探,只得到一些零星消息,可能伤势严重。想吃点水果都很难办到,唯一的补品是袁伟静自己在家养的那些鸡。他的人品很高贵,是一个值得我用生命去保护的人,虽然我能力有限。”

陈光诚自去年9月9日刑满出狱后,一家人都处于被严密监控软禁之中,其女因此不能向正常的孩子一样读书,他一家人的遭遇受到社会各界及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今年以来,持续有维权人士、异议人士、佛教徒、基督徒、复转军人、大学生、媒体记者、作家、学者等各界人士不顾危险前往临南县东师古村,欲探访陈光诚一家,但都遭到阻拦、绑架和不同程度的殴打。

Petition to Hu Jintao for Free Chen Guangcheng and His Family


Created By
Artists Speak Out

Link: http://artistsspeakout.visibli.com/share/CbNaSK

About this Petition

Why this is Important

In 2005 Chen Guangcheng fell foul of the authorities in the Chinese province of Shandong after drawing attention to an illegal campaign of forced abortion and sterilisation which affected thousands of women. After being placed under house arrest, Chen was sentenced in 2006 to four years in prison.

Chen, who is blind, was released from prison having completed his full sentence in September 2010. No further restrictions on his movement were imposed by the courts and according to Chinese law Chen should now be free. However after returning to Donshigu he and his family have faced a catalog of intimidation and harassment and been held prisoners in their own home. Read Petition Letter for further details.

中国民联阵-自民党等团体再次声援良心人探视陈光诚的正义行动

中国民联阵-自民党等团体再次声援良心人探视陈光诚的正义行动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21日 转载)
来源:作者来稿 作者:王策 许英朗 郑源

10月13日,广东佛山地区一个年仅两岁的小女童悦悦走在路上,被一辆面包车的前轮撞倒压过,司机发现后不停车救人,反而用后轮再次从她身上碾压过去而逃逸。倒在血泊中悦悦几分钟后又被一小型货柜车视若无睹地从她身上碾过。前后历时7分钟,从受害女童身边经过了18个路人,竟然对此不闻不问。最后,一个叫陈贤妹的捡垃圾的好心人把小悦悦抱到路边,得以报警送医。现在,小悦悦还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据称已接近脑死亡。 (博讯 boxun.com)


该事件在媒体上曝光后引起社会舆论的热议,大家普遍认为这是中国社会道德滑坡的典型现象。我们不禁要问,中国号称礼义之邦,有5千年的文明历史,为何其民众道德会沦落到今天这般令人羞耻得无地自容的地步?究其深层原因,我们认为这是由于中国当前政治邪恶、当政者的道德败坏所造成的结果。这就是政治正义的缺失所带来社会道德的崩溃。

这一惨烈情景我们可以回放到1989年的天安门广场,“人民政府”的坦克可以从无辜的年轻学子与市民的身上隆隆碾过,嗖嗖的子弹可以射向自己的人民,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些杀人的执政者受到法律公正的追究了吗?那些高踞庙堂的大大小窃国大盗们同这碾压小悦悦的两个汽车司机又有什么区别?

网友给力,陈光诚女儿获准就学


网友给力,陈光诚女儿获准就学



陈光诚
10月19日,一直与父母一起被当局软禁的山东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的女儿获准就学,早在8月底,维权人士刘沙沙等曾前往陈光诚家乡的教育部门,为陈克斯要求教育权。分析人士认为,这是近期"自由陈光诚"公民行动下政府的让步。

10月19日,在年初曾两次探访陈光诚的中国网友何培蓉告知德国之声,陈光诚的女儿陈克斯获准入学。一直以来陈克斯和父母一起被中国当局软禁,本已到适学年龄却迟迟不能与其他孩子一样,获得受教育的权利。

早在8月底,曾有刘沙沙、王雪臻等中国网友赴山东临沂沂南县,向当地教育主管部门要求落实陈克斯的教育权,其后,中国网民发起多种形式的声援陈光诚公民行动,从8月底到目前为止,有几十位网友接力探访陈光诚,其中包括新华社记者石玉、文化评论人王小山等知名网友。10月14日以前几乎所有的探访者都遭遇当地看守的暴力殴打;10月18日,五位探访网友在邻近村庄点燃多枚烟火,声援陈光诚。